查看: 7148|回复: 0
收起左侧

[人物故事] 连州邓太守(阿鲁)的传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18 10:18: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序言

本文是根据我邓氏族胞1999年联合编写的《中南地区邓氏思、鲁家族总宗谱》有关史科和一些民间传说所拟。拟文目的,通过按时间顺序将一部份经民间神话化的有关邓太守的传说汇集起来,通俗地叙述,从而使读者更加易读、易懂、易记,加深对邓太守坎坷生平和丰功伟绩的理解。由于本人水平低,文中有不足和错误之处敬请补充更正。

中国轩辕黄帝第二十七代孙商王武丁封其自己的叔父季曼为邓国(今河南省南阳地区)候爵,后便以地名为姓,因此,季曼是我邓姓始祖。邓太守的父亲名思露,字怀天,是始祖季曼的第六十二代后裔,从河南省原籍迁到湖南衡阳柴阜门定居,是一位统领军队的将军,曾屡得战功。南北朝永初元年(公元420年),思露奉命率军南征,携妻子张来到小桂阳(今连州),见得官碑(今西崖镇韶陂村)此地也是八仙座位,石峰林立,右是连绵群山组成凤凰展翅,乃卧龙藏虎之地,便落户官碑。当年正月二十日申时,阿鲁(邓太守)在官碑降生。

邓太守,名阿鲁,字约子,出生于南北朝永初元年(公元420年),仙逝于元微三年(公元475年)。公元437年中举秀才,为郡小官,后为刺史,再进太守。他处事无论大小经公析,果断解决不留,对地方事业建树甚多,颇得后人敬仰。其妻汪氏所生六子,长子文绩(迁居南京);次子文恩(守居韶陂),三子文波(掌居水口);四子文显(居连州石巷口);五子文馨(居山洲榜水);六子文扬(迁居广西桂林);次妻生下的七子文鸾(母携住连山外家);八子文声(居湖南桂阳);九子文远(居湖南临城)。可谓枝繁叶茂,桃李满园。

第一部分:少小得志,道路坎坷
死里回生

阿鲁方五岁,忽患重病,三日不食,不期暴亡,邻里想与之出葬,母不舍,开棺见得儿子容貌如生。那时,正好有一位和尚(仙人吕纯阳)来到,称能救活阿鲁,旁人不信,时值天色已晚,和尚要求借宿,邻里不从,唯阿鲁母肯留。当晚饭后,和尚从色匣里取出装在小葫芦中的一粒仙丹给阿鲁服下,阿鲁顷刻复活如古。阿鲁醒来后,母子欢喜若狂,忙向和尚叩拜,感恩不已,和尚不见了,不用拜,乃因我与阿鲁前世有缘,近日天将告知阿鲁遭不幸,便下凡来救生而已。说完和尚不见了,只见一股青烟往门外飞走了。

“出米字”

时因家贫,阿鲁母亲替邻居富家成公牧鸭又牧羊,但每日只能挣得一元工钱,难以糊口。一夜,阿鲁在饥寒交迫之中昏昏胡胡地做了一个梦,梦见后山山口有一怪石,石中有个不太大的洞口,彐白的米粒从洞口流出,阿鲁惊喜,次日去到石前,果真该石有米流出,出来均匀,可饱全家三餐,若有来客出来量也增加,从此,解决了生活困难,后叫该石为“出米字”(阿鲁进官受封之后,石洞不再出米了,现见石迹尚存)。

牧 鸭

阿鲁见母牧羊又牧鸭,终日劳累,辛苦不堪言,便主动提出替母牧鸭。阿鲁牧鸭有其绝招,每天把所有四十多只鸭的头、颈剥带入后山山洞去,自己在那里睡觉,傍晚再把鸭头逐个拼回原状,而每只鸭却是饱饱的,而且鸭子回程中捉些鱼回来供阿鲁母子食用。时和日久,此举被成公发现,一日成公来到阿鲁常睡觉的山洞,风得此景,破口大骂。顷时,几十只鸭身和鸭头变成浓烟飞走了。

割 草

一次阿鲁上山割草,去时带上9把镰刀,上山后每个山头放一把刀,便坐地休息,傍晚,附近9个山头里的草纷纷云集起来,集中到阿鲁跟前,阿鲁把全部山草捆成如枕头大小的两扎挑回家,母见急问,为何只割两小扎草?阿鲁说此草可供全家一年做饭之用,还说用时务必逐条从中拉出,切莫解开捆带,母不信,用刀砍断捆带,即时,草塞满屋,经动弹不得,后阿鲁助之才免受难。

葬父违背天意 招来天祸

南北朝元嘉五年(公元430年),阿鲁父思露战亡,卒驱南疆。初时家里未知此事。一日,有两位和尚抬着一个内装有思露尸骸的木棺来到,说明其情后还叮嘱阿鲁母子,要把尸骸葬于村后的雷公岭,那里有三十六堆,葬中央那堆,不过,现在时候未到,只能把尸骸留在家,今你们要做的就是先到中央那堆挖穴,种上竹,木各一株,待竹木成竿即入葬尸骸,说罢两和尚忽而不见了。阿鲁当然知道此人之中有勇救过其命的吕神仙。过了九日,母子仍悲伤万分,母终日痛哭少食,身子一天天瘦弱了。阿鲁反复地想,竹木成竿,竹木成竿,岂等几年?阿鲁急不及待,邀了乡亲邻里将父骸出葬,不料,此举违背了天意,招来了天祸,入葬时坟内火光四起,满天红云,坟火直烧村里竖立着的官碑,官碑被烧成粉未不复原形(此后官碑改名烧碑,后又叫韶陂)

扶政安国  揭榜立功

通过“化身井”上京复造万民图籍。元嘉十五年(公元438)间,皇府失火,烧毁万民图籍,此乃皇家施政经典,关系民生之计的重要珍藏。皇府官员上下无人能修选,便上下帖招,唤人复造万民图籍,扶救皇朝,但帖招多日无人揭榜,皇上及官员焦虑万分。当年八月初五日,阿鲁整夜做梦,梦见万民图籍出现在自己的眼前,便逐页翻阅,阅过三遍,全套万民图籍历历在目,全能背读。次夜,吕神仙便嘱十名大汉,个个身穿黑白衣服,裸足露脚,来到阿鲁家,声言要助阿鲁揭榜上京去复造万民图籍。那时,韶陂村里有十三口井,井井有奇观。当晚,阿鲁与大汉们商定从井里通住京都的路线走去,可是,第一井井底有石人蓬头散发阻路;第二井有石马盘足而坐;第三井有铜铁千余斤;第四井有发光的大白石;第五井有石磨两块;第六井有一石碑,上面刻着“太守镇州石”字样;第七井有铁钟一座;第八井有大石鸡一只;第九井有太阳和月亮轮翻出现;第十井有鱼虾百斤;第十一井有大石龟,水从口出;第十二井井底黄河九曲状无通路;第十三井有官路两条,可来住四面八方。当阿鲁和大汉们来到第十三井时,井内火光灿烂,照到通路光明,便从此井下扬长而去(此井称化身井,井迹尚存)。阿鲁到京后立即拜见皇上,卫士阻拦,不信此小人能复造万民图籍,不准入宫,皇上得知立刻招见。皇上使人招待阿鲁入住翰林院内,约时间三个月修造万民图籍,阿鲁竟于三日三夜俱已造完,一字无差,全无遗误,皇上惊喜不已,即赐御酒三杯,锦旗一面,并问阿鲁愿当东宫附马否?阿鲁禀告,家有老母无人待奉,年已六十有余,自父卒后由于痛虑过度,身体虚弱,宁愿回乡。皇上同意,随即下旨,授予阿鲁司徒之职到刺史之权,回小桂阳任意营造城池,创建州府。

第三部分:创建州城,加封太守
劈山改河

阿鲁从京城回乡后,时年元嘉二十三年(446),在桂溪坊(今西岸镇冲口村)圈地建筑州城。阿鲁带领将士,民众千余人,可是唤石石动,呼山山转,呼水水从。阿鲁欲将冲口河截流转东,被桂溪坊南面上马石村南边的一座叫狮子山挡住,阿鲁用剑一劈,山崩地裂,山上一大岩石随坡滑下。此刻,恰有一乞丐在山坡下面吃饭,见大石即将倾倒,便用筷子顶住,大石不动了,悬在半坡上(山迹尚存)。随即又想将狮子山对面的大石山劈开挡河,仙鞭一挥,石山断成两截,不料用力过猛,竟将劈开的一截抛走直飞湖南境内(留下一截叫破边山,山迹尚存)

唤石砌城

阿鲁从冲口迳(冲口通往石马,清水的狭河道处)搬石,手鞭一挥,众石滚滚直往冲口。阿鲁将大石化成山羊,加速步伐,在急速前进中,忽有一孕妇路过见状,认出山羊原是石头所变,向阿鲁大呼为何搬石?!阿鲁的法术即时被道破,所有山羊复为石头不动了,其中一只母羊逃往石马坪(今石马坪村)后变成一座像马的大山,那孕妇也同时变成一座山与母羊对峙而立(山迹尚存)

担土建城墙

阿鲁在桂溪坊对面的林夏村前取土,装满土筐,上肩一挑,土筐底破裂,留下两大堆黄土在田洞成了两个象小山岗的土坡(遗迹尚存)
桂溪坊建城不成,转迁小桂阳(今连州)。阿鲁在桂溪坊建城未成。在心虑焦急之中,一夜里,梦见吕神仙指点,宜到小桂阳建城。小桂阳乃龟形福地,群山环抱,四水归槽,有昆湖景致,有巾峰秀色,湖光山色秀丽怡人,阿鲁随即转迁离桂溪坊五十里地的小桂阳建城,州府建在莲花墩(今市府),号千余军士民众,取土建街巷,砌城楼,修宝塔。于元嘉二十七年(公元450)八月,皇上差人巡城,巡视者目睹新州城十分美好,喜上心头,回京禀告皇上,皇上下旨,给阿鲁加官一级封为振国兴州刺史邓太守,连州三年不贡粮税。

建宝塔

建宝塔(今慧光塔)谈何容易!阿鲁正在为难之际,一日,有一位神仙(杨大仙)驾云而来向阿鲁说,主公新州建成,莫大功果,建塔之事我替你便是。次夜杨大仙邀来铁大仙商议,杨大仙起塔,铁大仙修路,二仙比法,约定鸡鸣竣工,一夜建好。于是各自班请群仙下凡动工。到了大半夜时分,铁大仙见宝塔已建好,即将要封顶,便装着公鸡啼鸣,此时众仙听到雄鸡已啼,立即把塔顶丢落塔脚下的池塘里,便驾云而走(故连州宝塔没有顶,现塔顶是后人所造)

擎犁葬母

阿鲁自受职以来,因公务繁忙无暇侍待老母亲,那时母亲已六十七、八,转居于白鹤寨(今西岸镇马带村),其母常常到村后石山上的小石砰舂米,一日,一不小心,不料被一大石压倒昏迷不醒,乡亲发现后送回家中,抢救无效不幸逝去,乡亲们急报阿鲁,阿鲁回家,紧抱母亲遗体,痛哭大泣,悲伤至极,不停地责怪自己不孝,随即令身边数十将士一起戴孝七天。七日后,阿鲁决定将母葬于白鹤山前的白鹤娄(叫砧板岭)上去,可是此处是个直立着的石壁,象坚放着的砧板一样,壁上有一洞刚好葬一棺,可从何上洞下葬?此时正值二月初间,见田间有一农夫梨田,阿鲁便借犁支撑而上,农夫不肯,阿鲁正值苦苦思索间,见到田间里有一双破草鞋,便将草鞋丢到水沟里,草鞋变成两条有十来斤的大红鲤鱼,农夫见鱼忙放下犁去提,阿鲁在后面迎风将犁取去扶棺上岩上安葬(洞中棺木遗迹尚存)。

第四部分:腾宝登天,永世留芳

阿鲁仙逝,皇上下旨建祠庙。元微三年(公元475年)九月初九日,阿鲁和长、次二子上山登高以观山河之美。正午时分,忽有一和尚前来报告,现朝庭有官臣谋计陷害阿鲁,言罢,从正南方向前来呼喊声:“阿鲁,你何不早日登天?!”此乃吕仙师!喊声罢,阿鲁及和尚都不见了,不知去向,两子和将士四外寻找,不见踪影,四望,只见韶陂三里外之地的白鹤岭方向有一团烟柱婉旋升空。人仙纷纷赶到山顶,见及阿鲁的尸骸团坐在石岭山顶上,真容犹在(此山又叫腾空山,邓公山,今仍象大佛盘坐之样)。阿鲁两子见状,互自相撞,死于该山前下(今仍有两石人存迹),其余兄弟有左右将士随后将阿鲁尸骸葬于冲口前塘背半堆山。阿鲁仙逝后,官员亶告皇上,皇上下旨在南京建祠一座,并立下碑文,又特谕部吏到连州在州府(今巿府)前的北楼下四十余丈地建筑起开郡邓侯太守之祠,以供祭祀。

思露第四十九代裔孙松烈拟于二00六年六月
邓鲁三子文波公的后代广东连州邓华鑫
(QQ342346448)供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网友提供发表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有任何疑问请联系:admin@dstpw.com
站长:邓 倩  手机: 18073908040(微信同号)  站长QQ:75458587   宗亲联谊群:28695659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5 邓氏通谱网( 湘ICP备15019320号 )---本站建议使用360、google或火狐浏览器。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