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4382|回复: 0
收起左侧

碑记 紫阳邑侯邓公去思碑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1-19 08:36: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邑大夫邓公,江西名世,来令吾紫。一入境,睹蕞尔小邑,且流移凑籍,乃曰:“烹小鲜者戒扰,操割刀者审势。吾治紫唯能不扰。”因其势而抚摩之。大都天性鲠介,自奉菲薄,余禄又以佐公费。推赤诚待民,宛然家人父子。莅任值审役之日,清查弊窦,贫富不淆。事竣众口啧啧称均。邑田土荒瘠,催科急恐民苦累,乃寓抚字、定程限,每比十征其一,有羡余即查补逋亡者。邑小民贫,恐胥徒骚扰,制隶牌勾讼皆如期就讯。情有可原者即祛逐志,冤有可伸者即开释之。尝谕人曰:“三尺法吾不敢枉,尔等各宜守法,”自是安静不扰。念庠序乃本源之地,捐俸修茸明伦堂,月季课试,评品作兴,青衿靡不悦服。他如旌节孝,赈茕独,凛羔羊之风节,振鸾凤之高标,殆有秦赤城之明哲,吕莱阳之仁慈焉。屈指德政,虽登要陟显,佐赞庙廊,皆份内事也。奈世变江河,妬廉嫉才,左迁藩府,士民大为不平。余喟然叹曰:“自古有之!昌黎伯能信于南海之民,庙祀百世,卒不能解宪宗之惑、弭李逢吉之谤,安于庙堂之上者,其斯之谓欤!”今日朝廷虽不能为紫士民报循良,然士民尸而祝之,社而稷之,又孰得而御之哉!此三代直道之遗风也。公浩然解组,行李萧萧,士民赆餽坚辞弗受,:“仕宦阮途,无忝清光”。老稚攀辕,涕泣同声。歌曰:召哉父,杜哉母,若召若杜,胡行之苦?思之感之,其在去后之屺岵。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网友提供发表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有任何疑问请联系:admin@dstpw.com
站长:邓 倩  手机: 18073908040(微信同号)  站长QQ:75458587   宗亲联谊群:28695659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5 邓氏通谱网( 湘ICP备15019320号 )---本站建议使用360、google或火狐浏览器。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