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1968|回复: 0
收起左侧

[近代当代] 邓云乡--山西情缘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2-10 12:05: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著名的文史学家、红学家、民俗学家邓云乡先生博闻强记,著作等身,北京人要为他自豪,因为他在北京长大,他写的民俗类文章多半是关于北京风土人情的;上海人要为他自豪,因为他在上海工作生活了近50年,一个人一生有几个50年?何况,他的骨灰最后也埋葬到上海的土地上;我们山西人更应该为他自豪,因为邓云乡就是我们山西人!他出生在山西的土地上,以后虽然曾求学北京、客居上海,但他从不讳言自己是山西人,而且一再在文章中点明他从小生长在晋北的一个小山镇——灵邱东河南。而且,更为难得的是,离开山西的60多年来,可以说邓云乡的双眼一直在含情脉脉地观注着家乡山西。那年山西闹出了轰动全国的所谓“假酒案”,邓云乡先生马上作了一篇名为《缸房》的散文,发表在《人民日报》副刊《大地》上,既表现了对家乡的关注,又带有为家乡正名的意愿。

说来许多人一定不知道,邓云乡先生关于这个世界的最早的记忆,竟然是山西省城太原。邓云乡1924年出生于故乡灵邱东河南镇老宅院里,但是,他真正开始有记忆却是在太原,那是20年代中后期,军阀混战,邓氏家族为了躲避战乱,带着他们四世单传的“香烟”——邓云乡(那时他叫邓云骧)躲到了山西太原。从小就记忆力非凡的邓云乡对这段生活有着较为清晰的印象,50多年后,他在一篇文章中写道:“我小时有记忆时是在太原,先住海子边,门外有片空地,里面另有院子的独院,后搬天地坛一所高台阶四合院中,只是山西四合院没有北京格局好,是长条的。”虽是在战乱年月,作为书香门第的后代,家里大人不敢耽搁邓云乡的学业,就在太原为他开蒙读书,所读的书当然是为当时读书人所看重的《四书》、《五经》了。直到1930年,邓云乡6岁那年冬天,全家才又回到故乡。

在家乡,家里人来了个“脚踩两只船”,邓云乡的父亲邓师禹先生一边让儿子读私塾,请王承邦等几位老师教他“旧学”;一面又怕耽搁了新学问,还在新式学堂为他报了名。邓云乡平时在家时随先生念旧书,考试的时候则到学校里一试身手。邓云乡不但基本读完了《四书》、《五经》,而且还学会了独立看书,当时人所谓“看闲书”。他看的第一部旧小说就是《三国演义》,而他读的第一部白话“书”却是一本某银行印发的宣传品,内容是鼓励人们储蓄的。除了东河南外,邓云乡还到过邻县浑源城,因为他大姐的婆家在那里;他印象更深的是大同,因为他的姥姥家在大同东街李怀角。和所有的小孩儿一样,邓云乡在姥姥家玩耍的情景,是一生记忆中最幸福的时光。60多年后,他在与笔者的谈话中、在给笔者的书信中、在一些文章里,对姥姥家的景物、陈设都仍是如数家珍。1997年6月1日先生用毛笔写了一首旧体诗寄给我,内容就是专写小时候的这段记忆的:

昔年塞上住,小邑亦风华。
院落青砖瓦,高台认外家。
端阳吃粽子,晨粥买麻花。
巷口逛云冈,红缨小骡车。

诗末注道:“大同思旧诗之一,丁丑五月钞寄韩府兄笑之。”诗中的“小邑”指的就是大同,先生的姥姥家是在一个高台阶院(当年的门牌是13号),故曰“高台认外家”;再者,邓云乡当年第一次去云冈是乘着骡车去的,那时候,一出李怀角街北口,十字路口就停着不少出租的骡车,车老板多喜用漂亮的红缨子装饰他的车马。诗的末句说的正是这件事。

还有两件更鲜为人知的事把邓云乡与山西联在一起。一是邓云乡17岁在北京上高中时,曾冒着很大的危险回过一趟东河南老宅,因为那正是日军的铁蹄践踏中华大好河山的年代。不过,那次他在老宅看到的已不再是当年的殷实人家景象,而是满目疮痍。一是1948年大学毕业后,邓云乡先生一时找不到工作,还在大同的“大同中学”当过一段时间的教师。一般人们都以为邓云乡自1936年离开山西后至新中国成立再没有回来过,其实是一种误解。

再后来回山西已经是粉碎“四人帮”以后的事了。那是九十年代初,应山西省出版局局长张成德之邀,邓云乡先生陪一位新加坡的朋友旅游,游完五台山之后,回到阔别近50多年的大同,下榻刚建成不久的云冈宾馆,并再次参观了云冈石窟,还专程到李怀角姥姥家的院子看了看,并留了影。本来他还想回东河南老家看看,可是司机说不认识路,他也不好勉强,便作罢了。此前后他还参观过平遥古城、祁县乔家大院等晋中名胜,并有文章记叙。

正由于与山西,尤其是大同有着这样多的瓜葛和联系,先生在平时撰写文章时,每每不由自主地顺笔就写到了山西,写到了大同,比如在他著名的《燕京乡土记》中,就不止—次提到大同,谈火锅时,他提到大同;谈烧煤时,他提到大同;谈北京的牌楼时,他又提到大同的四牌楼。《水流云在杂稿》中也多次提到了大同,比如他写柯泗昌先生曾向他提到灵邱的几通魏碑。《红楼识小录》本来是先生研究《红楼梦》风俗的一部专著,但是,其中也多有关于山西的文字。

因为乡谊的关系,邓云乡先生还与山西的许多人有笔墨之交,甚至是好友。他与作家韩石山通过信,为评论家李国涛写过条幅,和忻州的书法家陈巨锁往来甚多,甚至与在阳高县服役的一位部队军人还保持着通信关系。与先生有过交往的人不难感觉到,邓先生与山西老乡特别亲,这道理其实也很简单,因为他的根就扎在山西这片土地上,山西人就是他的父老子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网友提供发表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有任何疑问请联系:admin@dstpw.com
站长:邓 倩  手机: 18073908040(微信同号)  站长QQ:75458587   宗亲联谊群:28695659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5 邓氏通谱网( 湘ICP备15019320号 )---本站建议使用360、google或火狐浏览器。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