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5794|回复: 0
收起左侧

[家族研究] 东观汉记校注中关于邓氏的记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2-29 12:18: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纪一
    世祖光武皇帝
〔七六〕马惊硠磕。邓晨起走出视之,乃马也
2、纪三
    恭宗孝安皇帝
〔七〕特加赏赐,下及玩弄之物,诸王子莫得与比。殇帝即位,邓后临朝,以帝幼小,诏留于清河邸,欲为储副。殇帝崩,以王青盖车迎,……〔一三〕号皇太后母邓夫人为新野君。
3、东观汉记卷七
    传二
〔二〕「伯升遂起兵舂陵」,原无此句,范晔后汉书齐武王演传云:「莽末,盗贼群起,南方尤甚。伯升召诸豪杰计议曰:「王莽暴虐,百姓分崩。今枯旱连年,兵革并起。此亦天亡之时,复高祖之业,定万世之秋也。」众皆然之。于是分遣亲客,使邓晨起新野,光武与李通、李轶起于宛。伯升自发舂陵子弟,合七八千人,部署宾客,自称柱天都部。」
〔三〕「讲诵孜孜」,此条聚珍本连缀于邓弘传中,不可据。邓弘虽然也喜学讲诵,范晔后汉书邓骘传云邓弘少时也治欧阳尚书,与刘弘颇有相类之处。但不能因此混为一人。此条云刘弘字禹孙,而邓弘字叔纪,两人字绝异。根据二人之字,即可将二人事迹区别开来。
4、东观汉记卷九
传四
邓晨晨曾祖父隆,扬州刺史,祖父勋,交址刺史。范晔后汉书卷一五邓晨传李贤注晨与上共载出,逢使者不下车,使者怒,颇加耻辱。上称江夏卒史,晨更名侯家丞。使者以其诈,将至亭,欲罪之,新野宰潘叔为请,得免。范晔后汉书卷一五邓晨传李贤注邓晨,〔一〕南阳人,与上起兵,新野吏乃烧晨先祖祠堂,污池室宅,焚其冢墓。宗族皆怒,曰:「家自富足,何故随妇家入汤镬中?」〔二〕晨终无恨色。御览卷四八三
光武微时与邓晨观谶,云「刘秀当为天子」。或言「国师公刘秀当之」。〔三〕光武曰:「安知非仆乎?」建武三年,上征邓晨还京师,数燕见,说故旧平生为忻乐。晨从容谓帝曰:「仆竟辨之。」帝大笑。御览卷三九一邓晨为陈留郡,〔四〕兴鸿郄陂,〔五〕益地数千顷,溉郡稻,常以丰熟,兼流给他郡。书钞卷三九
〔一〕「邓晨」,字伟卿,范晔后汉书卷一五有传。又见汪文台辑谢承后汉书卷一、司马彪续汉书卷二。
〔二〕「何故随妇家入汤镬中」,邓晨娶光武姊元,故晨宗族有此语。
〔四〕「为陈留郡」,即为陈留郡太守。据范晔后汉书邓晨传,晨未曾为陈留郡太守,建武十三年,曾拜汝南郡太守,此当作「为汝南郡」,下云晨兴鸿郄陂,陂即在汝南境内,可为确证。
〔五〕「鸿郄陂」,原作「鸿都陂」,误。聚珍本尚不误,今据改正。范晔后汉书邓晨传云:建武十三年,为汝南太守,「兴鸿郄坡数千顷田」。鸿郄坡为武帝时开凿,引淮水为坡灌田,位于汝南郡慎阳、新息间。成帝时,关东大水,陂溢为害,翟方进为丞相,奏罢之。
邓禹邓禹,〔一〕字仲华,南阳新野人。〔二〕年十三,能诵诗,受业长安。时上亦游学京师,禹年虽幼,而见上知非常人,遂相亲附。〔三〕御览卷三八四邓禹,字仲华,南阳人也。更始既至雒阳,以世祖为大司马,使安集河北。禹闻之,自南阳发,北径渡河,追至邺谒,上见之甚驩,谓曰:「我得拜除长吏。生远来,宁欲仕耶?」禹曰:「不愿也。」文选卷二五刘琨重赠卢谌李善注
邓禹闻上安集河北,〔四〕即杖策北渡,〔五〕追及于邺。上欣其至。禹进说曰:「更始虽都关西,今山东未安,赤眉、青犊之属,动以万数,三辅假号,往往群聚。更始既未有所挫,而不自听断,〔六〕诸将皆庸人屈起,〔七〕志在财币,争用威力,朝夕自快,非有忠良明智,深虑远图,欲尊主安民者。明公虽建蕃辅之功,〔八〕犹恐无所成立。〔九〕于今之计,莫如揽延英雄,〔一0〕务悦民心,立高祖之业,救万民之命。以公而虑天下,不足定也。」上大悦,因令左右号禹曰邓将军,常宿止于中,与定计议。御览卷四六一
上至广阿,〔一一〕止城门楼上,披舆地图,指示邓禹曰:「天下郡国如是,我乃始得一处,卿言天下不足定,何也?」〔一二〕类聚卷六三
光武即位,拜邓禹为大司徒。制曰:〔一四〕「前将军邓禹,〔一五〕深执忠孝,与朕谋谟帷幄,决胜千里。孔子曰:「自吾有回也,门人日以亲。」〔一六〕封禹为酇侯。」文选卷三八任昉为范尚书让吏部封侯第一表李善注
赤眉入长安,邓禹乘胜独克,而师行有纪,皆望风相携以迎降者,日以千数,〔一七〕众号百万类聚卷五九
邓禹为司徒,讨赤眉,不以时进,光武敕曰:「司徒,〔一八〕尧也;赤眉,桀也。今长安饥民。孰不延望?」御览卷二0七
自冯愔反后,〔一九〕邓禹威稍损,又乏食。赤眉还入长安,邓禹与战,败走,至高陵,军士饥饿,皆食藻菜。〔二0〕帝乃征禹还,敕曰:「赤眉无谷,〔二一〕自当来降,吾折棰笞之,〔二二〕非诸将忧也。」〔二三〕御览卷三五
邓禹与赤眉战,赤眉佯败,弃辎重走,车皆载土,〔二四〕以豆覆其上。兵士饥,争取之。赤眉引还击之,军溃乱。时百姓饥,人相食,黄金一斤易豆五升,道路断隔,委输不至,
5、东观汉记卷十
传五
吴汉吴汉,〔一〕字子颜,南阳人。〔二〕韩鸿为使者,使持节,降河北,拜除二千石,人为言:「吴子颜,奇士也,可与计事。」〔三〕书钞卷七三吴汉为人质厚少文,造次不能以辞语自达,邓禹及诸将多所荐举。〔四〕再三召见,〔五〕其后勤勤不离公门,上亦以其南阳人,渐亲之。〔六〕御览卷四六四
上既破邯郸,诛王郎,召邓禹宿,夜语曰:「吾欲北发幽州突骑,〔七〕诸将谁可使者?」禹曰:「吴汉可。吴汉与邓弘俱客苏弘,〔八〕称道之。禹数与语,其人勇鸷有智谋,诸将鲜能及者。」上于是以汉为大将军。汉遂斩幽州牧苗曾,上以禹为知人。御览卷四四二
〔七〕「吾」,原无此字,御览卷六三一引有,今据增补。「发」,聚珍本作「伐」,误。御览卷六三一引作「发」,尚不误。范晔后汉书吴汉传云:「光武将发幽州兵,夜召邓禹,问可使行者。」
〔八〕「吴汉与邓弘俱客苏弘」,此下三句原无,御览卷六三一引,今据增补。聚珍本亦有此三句,惟无「吴」字,又「苏弘」二字下有一「弘」字,余同。
6、东观汉记卷十四
传九
邓禹平三辅,粮乏,王丹上麦二千斛。禹高其节义,表丹领左冯翊。〔九〕御览卷八三八
7、东观汉记卷十五
传十
〔四〕「上不征彭宠」,此句原误作「上征鼓宠」,今据聚珍本改正。据范晔后汉书朱浮传记载,彭宠举兵攻浮叛汉,涿郡太守张丰亦举兵反。光武帝未能亲自将兵击讨,只遣游击将军邓隆暗中助浮。
〔七〕「坐」,姚本、聚珍本无此字。
冯鲂〔一〕其先魏之别封曰华侯,华侯孙长卿食采冯城,因以氏焉。鲂父名杨。范晔后汉书卷三三冯鲂传李贤注冯鲂为司空,〔二〕坐免陇西太守邓融免官。书钞卷五二
永平四年,坐考陇西太守邓融,听任奸吏,策免」。
明帝永平四年,坐考陇西太守邓融,听任奸吏,策免,削爵土。十四年,明帝下诏复故爵土。
8、东观汉记卷十七
传十二
杜根〔一〕和熹邓后临朝,权在外戚。杜根以安帝年长,宜亲政事,乃与同时郎上书直谏。〔二〕太后大怒,收执根等,令盛以缣囊,〔三〕于殿上扑杀之。执法者以根知名,语行事人使不加力,既而载出城外,根得苏。太后使人检视,遂诈死,三日,目中生蛆,因得逃窜也。及邓氏诛,〔四〕根方归,征拜侍御史。〔五〕御览卷四九四〔一〕「杜根」,字伯坚,颍川定陵人,范晔后汉书卷五七有传。
〔四〕「及邓氏诛」,此下三句原无,聚珍本有,御览卷四八三引亦有,今据增补。
9、东观汉记卷二十二
散句〔一〕
〔一0〕「疏食骨立」,范晔后汉书和熹邓皇后纪云:「和熹邓皇后讳绥,太傅禹之孙也。父训,护羌校尉。……永元四年,当以选入,会训卒,后昼夜号泣,终三年不食盐菜,憔悴毁容,亲人不识之。」御览卷三七八引东观汉记云:「和熹邓后自遭大忧,及新野君仍丧,诸兄常悲伤思慕,羸瘦骨立,不能自胜。」此语与和熹邓皇后事相类。
〔一三〕「赐金盖车」,范晔后汉书和熹邓皇后纪载,和帝卒,殇帝立,尊邓皇后为太后。太后于和帝葬后,命赐周贵人、冯贵人王青盖车,不知与此是否为一事。
〔一四〕「容仪照曜绝异」,范晔后汉书和熹邓皇后纪云:「后长七尺二寸,姿颜姝丽,绝异于众,左右皆惊。」此句或出东观汉记和熹邓皇后传。
10、附录
1)、四库全书总目东观汉记提要:
范书刘珍传亦称邓太后诏珍与刘騊駼作建武以来名臣传,此汉记之初续也。
南宋中兴书目则止存邓禹、吴汉、贾复、耿弇、寇恂、冯异、祭遵、景丹、盖延九传,共八卷,有蜀中刊本流传,而错误不可读。
又陈振孙书录解题称其所见本,卷第凡十二,而阙第七第八二卷。卷数虽似稍多,而核其列传之数,亦止九篇,则固无异于书目所载也。自元以来,此书已佚,永乐大典于邓、吴、贾、耿诸韵中并无汉记一语,则所谓九篇者,明初即已不存矣。
2)、余嘉锡四库提要辨证卷五别史类:
范书刘珍传亦称邓太后诏珍与刘騊駼作建武以来名臣传,此汉记之初续也。
考范晔书文苑传云:「刘珍永初中为谒者仆射,邓太后诏使与校书刘騊駼、马融及五经博士校定东观五经、诸子传记、百家艺术。永宁元年,太后又诏珍与騊駼作建武以来名臣传。迁侍中、越骑校尉。」
盖邓太后意嫌班固所作并建武一代事迹亦未全,其命珍等作汉记,实责以整齐旧闻。
北海靖王兴传又云:「复子騊駼及从兄平望侯毅,并有才学,永宁中邓太后召毅及騊駼入东观,与谒者仆射刘珍着中兴以下名臣列士传。」
众卒于安帝元初元年,伦卒于邓太后崩后,盖安帝之建光元年。何其不思之甚哉!又考范书邓禹传云:「阊妻耿氏有节操,邓阊,禹之孙。养河南尹豹子嗣为阊后,耿氏教之书学,遂以通博称。永寿中与伏无忌、延笃着书东观,官至屯骑校尉。」玉海及张澍书后中均有邓嗣,盖本于此。是与伏无忌等同着书者,又有邓嗣,史通偶遗其名,提要亦不能补也。
北宋时尚有残本四十三卷,赵希弁读书附志、邵博闻见后录,并称其乃高丽所献,盖已罕得。南宋中兴书目则止存邓禹、吴汉、贾复、耿弇、寇恂、冯异、祭遵、景丹、盖延九传,共八卷,有蜀中刊本流传,而错误不可读。
自元以来,此书已佚,永乐大典于邓、吴、贾、耿诸韵中并无汉记一语,则所谓九篇者,明初即已不存矣。
玉海卷四十六东观汉记条下引中兴书目云:「八卷,按隋志本一百四十三卷,唐吴兢家藏,已亡十六卷。今所存止邓禹、吴汉、贾复、景弇、耿弇之「耿」,宋人避太宗嫌名改为「景」。
振孙所著录之汉纪为十卷,而阙其第七、八二卷,故止八卷,则其卷第安得为十二?疑亦馆臣所妄改,而提要误从之也。解题无邓禹,而中兴书目有之,此其显然不同者。提要顾谓振孙所见之本无异于书目,岂其然乎?考高似孙史略卷三曾引汉记邓禹传序、吴汉传序各一篇,序即传后之赞,罗愿云:传后所题,有「太史官曰」,有「序曰」者,此班、刘之所为分也。罗愿序亦曰:「观高密侯一传,而纲领见矣。」可见南宋官私各本之东观汉记皆有邓禹传,而陈振孙所见者又有残缺也。提要谓永乐大典于邓、吴、贾、耿诸韵中并无汉记一语,今案四库全书考证卷三十二于汉记邓禹祭遵两传内并引有永乐大典各一条,其殆得之他韵之中耶?
偶举以问吾友邓文如,之诚。久之始得复云:「此出近人刘声木清四川总督秉璋之子。撰苌楚斋随笔,然恐不足信。」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网友提供发表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有任何疑问请联系:admin@dstpw.com
站长:邓 倩  手机: 18073908040(微信同号)  站长QQ:75458587   宗亲联谊群:28695659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5 邓氏通谱网( 湘ICP备15019320号 )---本站建议使用360、google或火狐浏览器。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