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4198|回复: 5
收起左侧

[清朝时期] 读《邓石如墓志》杂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5 07:34: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邓之先以国氏,君字石如,自号完白山人。名与睿庙讳下一字同,故以字行...
    关于邓石如研究,史料收集最为全面的当属《邓石如研究资料》,近年又见孙慰祖先生的《邓石如篆刻作品系年》,这些收集、考证、整理为人们的研究起到了很大的帮助作用。
    多年前得故宫藏曾国藩篆盖、李兆洛篆文、何绍基书丹的《邓石如墓志》(下简称墨迹本图片,一直心中存有疑惑,邓石如、李兆洛、曾国藩、何绍基三人在年龄上差异较大,由于什么样的关系把他们联系在一起的? 想写点感想但没有动笔。今在读咸豐元年(1820)維風堂刊本《李养一先生文集》与光緒戊寅(四年1878)刊本《养一斋文集》时也读得此墓志。又见《邓石如研究资料》中也有收录,便开始作校读笔记。现将在校读中所发现的一些问题叙述如下,请方家指正。
一、对《邓石如研究资料》中所录墓志的校勘
    《邓石如研究资料》中的墓志(下简称资料本)标为采录于李兆洛《养一斋文集》卷十第十二页,并注曰:墓碑系湘乡曾国藩篆盖、武进李兆洛撰文、道州何绍基书丹。据版本文字特征可见此墓志采自光绪四年本《养一斋文集》(下简称光绪本),笔者所见李兆洛的文集最早版本应该是咸丰元年(1820)維風堂刊本《李养一先生文集》(下简称咸丰本),故以此本为我的勘校底本。勘校发现资料本在录入时出现几处讹误和脱漏现列表如下,供大家参考:
   
   
   
咸丰本

   
   
资料本

   
   
备注

   
   1
   
   邓之先以国氏至高密侯,禹为汉宗臣。
   
   邓之先以国氏至高密侯,为汉宗臣。
   
   是邓石如祖先的名。
   
   2
   
   梁闻山先生巘者,名颖凤间,见而赏之。
   
   梁闻山先生巘者,名饘,凤间,见而赏之。
   
   凤间为对人的故里的尊称,如同凤里为稠粥,有用饭的意思,梁巘又无此名,故资料本为讹误。
   墨迹本则改为梁闻山先生以书名颖凤间,见而赏之。笔者认为此改动较为合理。
   
   3
   
   梅为文穆公裔,多蓄古金石刻,石居雅重君
   
   梅为文穆公裔,多蓄古金刻石,石居雅重君
   
   资料本后,文义未变。
   
   4
   
   亦馆于金,一见倾倒,继传客于曹文敏公
   
   亦馆于金,一见倾倒,继转客于曹文敏公
   
   在此”“应该同义。
   
   5
   
   所至必物色其贤达士,及搜求古人金石之迹以自考
   
   所至必物色其贤达士,乃搜求古人金石之迹以考
   
   资料本,并脱字。
   
   6
   
   又以赀贷匠氏
   
   又以贷贷匠民
   
   资料本,改
   
   7
   
   君之书,真气弥满
   
   君之书,真气弥漫
   
   
   
   8
   
   有云轮囷,来覆斯窀
   
   有云轮菌,来覆斯窀
   
   qun,原意为圆形谷仓。蕈也。见墨迹本,故资料本讹也。
   
    从以上表中显示的讹误,主要是编辑者在传抄中不仔细所产生的脱、衍、讹,虽然对文句的原意有所影响,但是对文章整体影响不大。
二、咸丰本墨迹本间的差异
    笔者在校勘中发现咸丰本墨迹本之间差异极大,主要是在咸丰本的基础上进行了删改。现将墨迹本全文录出:
有清邓完白先生暨德妃潘沈两孺人合葬墓志名
太子太保协办大学士两江总督一等侯湘乡曾国藩篆首
邓君墓志铭
武进李兆洛撰
道州何绍基书
    邓之先以国氏其自鄱阳迁怀宁县白麟阪者,曰君瑞,至君十二世。君字石如,自号完白山人。名与睿庙讳下一字同,故以字行。祖上皆潜德不耀,而学行纯笃。考讳一枝,号木斋,博学多通,工四体书,善摹印。性傲兀,不谐于世,娄空晏如。
    君少贫不能从学,逐邨童樵采或贩粥饼饵以给粥。暇即从诸长老问经书句读,效木斋先生篆刻及隶古书,弱冠为童子师刻石印写篆隶诸市。梁闻山先生以书名颖凤间见而赏之,介诸江宁梅石居镠。镠为文穆公孙,多蓄古金石文字,尽发其藏,以资观摩。木斋先生殁,既葬。出游天台、雁荡、偏览黄山三十六峰,登匡庐绝顶。金修撰榜与张皋文先生见君书,大喜,留馆金家,转客于曹文敏公所,旋偕至京师,与刘文清公论书最契。游盘山、西山、明十三陵而返。毕弇山尚书,开府两湖,尤重君,留岁余,以其间泛洞庭、登衡岳、访《岣嵝碑》、望九疑,其归也。橐中装且千金,始买田二十余亩,筑室曰铁砚山房。以毕公尝制四铁砚铭以贻也。后复北游,登泰山、谒孔林,偏访齐鲁间金石遗迹。六十后不复远游,纵迹止大江南北而已。
    君修干,美髯魁伟,异恒人。与人论道所持,侃侃,丝毫不叚借,布衣棕笠,客公卿间,然无所也。偶有馀资,以周三族之贫者。弟瓙儒弱已析炊矣,婚嫁事仍身任之。弟殁,教其二子如子。嘉庆十年十月卒,年六十有三。原配潘氏,无出。继室盐城沈氏,生子传密、女三人。沈孺人于归后,君无岁不出游,家中劳苦繁辱及同堂子女嫁娶事,皆孺人任之。以辛酉春,亦先君卒。君悲不自胜。壬戌春,得妾程氏,抚育子女,而君仍出游,盖埍馆前一月始归也。咸丰二年十二月,传密始葬君于梅冲李庄高祖墓左,二配亦合窆焉。距君之卒四十有八矣。君书真气弥满,楷则具备手之所运心之所追,绝去时俗,符古初。传密从余游,日久,故得叙而铭之,曰:
    望之峋峋,即之肫肫。综之纭纭,理之彬彬。一以为古,异一为今。醇岂独其书,是惟其人有云轮囷来覆斯窀。
    嘉庆初元,君客丹徒袁郎中家,爱其鹤,郎中举以为赠。载归铁砚山房驯扰特甚,闻君声欬则徘徊循侍。时或飞入青冥,不知所之,旋必自归。若相依为命也。庚申冬,雌鹤毙,沈孺人得疾以次年正月逝,君旋出游,独鹤于集贤关僧院,郡守樊君强携去,君致书数千言,太守以鹤见还。寄鹤书手草后为太守女夫陈芝楣中丞所藏。乙丑夏,鹤在僧院与蛇斗,不胜死,君方在泾县书孔庙礼器碑,未竟得疾归,遂以冬初不起,呜呼!异矣!所历名山,攀援幽险,饥则草木实之,夜间投寓必磨墨盈盌,踪笔作径尺大字,以消胸中郁勃之气。余生晚,未及见君,与传密善,属书申耆丈所撰志铭,并录遗事见示,因附记于后。时同治乙丑仲秋月,何绍基谨记。
    “墨迹本明显被人在李兆洛的原稿基础上删改过。从咸丰本中李兆洛言道:传密长,乃卜吉于某原,奉君与二配之殡而合葬焉,距君之没已二十有馀年。这就是说李兆洛写此墓志时当是嘉庆二十年(乙亥1815)。而这个时间正好也是邓传密和李兆洛相识的时候,见咸丰本《李养一先生文集》中有《书完白翁传后》:
    甲子岁,翁过予辨志书塾,流连及旬日……予于安庆,见令子尚玺于天花禅院,年才十有八……是岁岁在乙亥,去翁之莫盖十年矣。
    李兆洛和邓石如只在嘉庆九年(1804)见过一面,第二年完白就死去。十年后相识後不久的邓传密请李兆洛为其父写的墓志铭。但是墨迹本中被改为:咸丰二年十二月(1853),传密始葬君于梅冲李庄高祖墓左,二配亦合窆焉。距君之卒四十有八矣。看来李兆洛写完墓志后,邓传密并没有及时安葬父母,又过了35年后才正式安葬,此时李兆洛(1769—1841)已经去世12年,而邓传密已经五十八岁了,所以此墓志不可能是李兆洛再改更有意思的是安葬邓石如夫妇时并没有立碑,因为此碑何绍基明确说写在同治乙丑仲秋月也就是1865年,从安葬到立碑又过去了12年,此时传密已经是70岁的老人了。见《清史稿》《邓石如传》中说邓传密晚客曾国藩幕,所以曾国藩也是受邓传密之请为其父墓志篆盖的。
    再则笔者发现墨迹本中对邓石如经历作了很大的删节,但是在对邓石如的继室沈氏的记述增加了许多,还增加记述了邓石如的妾室程氏,词语多赞美性质。由此可见于咸丰二年改写此墓志的当是邓传密,传密母亲死时他才六岁,邓石如死时他才十岁,传密应该是由程氏继续抚养长大的,李兆洛写墓志时他才二十岁。而何绍基书丹时他已经58了,此时邓石如的妾室程氏应该也死去了,出于对自己母亲和继母的感激,所以他改动墓志时增加了对她们的记载。
    有意思的是,邓传密将其父养鹤和游山被困等遗事一并告知何绍基,何氏将此又附在了邓石如墓志后。养鹤事见李兆洛记载于《书完白翁传后》,但与此略有出入,可见李兆洛也属耳食。
三、两点疑问
    关于邓传密的生年,邓石如墓志里记载是他在嘉庆十年时他十岁,因此他应该生在嘉庆元年(1796)。但是笔者发现李兆洛在《书完白翁传后》中曰,乙亥(1815)时邓传密才十八岁,也就是说邓传密的生年应该是1978年。而且李兆洛在其《邓守之字说》中也说:
    吾友完白山人邓君有子曰尚玺,生八年而孤,又十年遇怀宁,能读书,应童子试矣
    怀宁属安庆,所以这里所讲的时间当是其在《书完白翁传后》中所载的乙亥,所以这两条记载和墓志中的记载完全不一致了。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差异?由于笔者没有确切史料来给予判断,故此存疑。但是根据墓志为邓传密参与较多,所以笔者比较倾向墓志所载。
    再则,关于墓志中所记事件的时间和其他文献有差异的问题,李兆洛在墓志中言道:
    木斋先生没,既葬,君乃襆被入越,逰天台雁宕、遵新安江遍览黄山三十六峰。逆旅中邂逅金殿撰榜,奇其书,馆焉。
    但是其他文献记载,邓石如逰黄山的时间为乾隆四十七年。但是木斋死在乾隆五十二年,这就是说邓石如逰黄山的时间应该在他父亲死之前,那么,这就和李兆洛的的记载又发生冲突,故在此存疑,待日后进一步研究。
    写墓志的是邓石如朋友,删改者又是邓石如之子,这样的史料应该不会出现什么大的错误,但是就是这样的史料还是出现和其他文献记载矛盾的地方,究其原因,有可能是邓石如死时邓传密尚幼,墓志中的事情他也是耳闻,并非亲身经历所致。
    这是一个比较典型的例证,充分提醒我们注意,在读文献时注意首先要进行必要的考证工作,对作者、史料提供者、描述的史实等诸多方面进行查考,尽可能地排除史料中的杂质。对一些已经完成的史料汇编性质的书,要利用,但是在利用的同时也必须要回到原始文献中去,这样才能避免二手资料容易出错的情况。
戊子夏日向群记于南京石头城下方正书屋

发表于 2016-7-5 20:10:01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帖要回,才有动力,再踩踩,楼主辛苦了!
发表于 2016-7-7 07:26:32 手机频道 | 显示全部楼层
向为宗亲事业努力的人致敬!
发表于 2016-7-7 09:19:42 | 显示全部楼层
围观 围观 沙发在哪里!!!
发表于 2016-7-8 22:35:37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家来顶邓依巧
发表于 2016-7-9 05:54:10 手机频道 | 显示全部楼层
为了积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网友提供发表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有任何疑问请联系:admin@dstpw.com
站长:邓 倩  手机: 18073908040(微信同号)  站长QQ:75458587   宗亲联谊群:28695659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5 邓氏通谱网( 湘ICP备15019320号 )---本站建议使用360、google或火狐浏览器。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