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240|回复: 5
收起左侧

[历史典故] “山镇”邓氏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2-4 09:21: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邓氏坟谱碑叙》碑,清同治丙寅(1866)年4月中旬,“后裔孙监生邓绍宗暨子守御所千总飞熊率孙四世子敬立”,刊立人即邓先生的高祖邓绍宗、曾祖邓飞熊、祖父(四世子)邓邦彦。碑沉积石质,圆首无座,高167厘米、宽64厘米、厚14厘米,右碑文,左坟谱,现存东河南村东部邓氏墓地。山西省三晋文化研究会编辑《三晋石刻大全》,从2009年起,灵丘县连续两年访、拓清代前碑200余通,“坟谱碑”仅邓氏一通。(剩余4567字)
“山镇”邓氏
●房光
    199929日,邓云乡先生留下几十本书过世,享寿75秋。学界称,“邓云乡是极个别能让历史‘活’起来的学者”, 并有“云乡身后,谁能继之”之叹。可是,这位“自幼深受中国传统文化熏陶,具有深厚文史功底”的学者,长期以来对自己的家史,却一片迷茫。去世前一年4月,应老家文联“名人录”编辑约请,邓先生写有《故乡我家旧事》一文,迄今从未收入其文集。用他自己的话说,由于当年从老家带出的“亡疏摺”丢失,以至于“连祖宗三代也记不清了”。具体例子,系一直将六世祖“永清爷”,误以为高祖父。盖因“最近”得到康熙本《灵丘县志》、光绪本《灵丘县补志》,方才“弄清了”。
邓先生在《故乡我家旧事》中称,自己1924年农历728日出生晋北灵丘县东河南镇北街祖宅。民国16年(1927),张作霖之奉军打到灵丘,全家人去太原避难,其间在模范小学启蒙识字。两年后返回老家。随后,在镇小学挂名,同时在家请先生教学。由本村卢兴先生教两年,由县城边五福地村王成邦先生教四年,但高小没有毕业。民国24年(1935)春,全家经浑源、大同到北京定居。是年,邓先生11周岁。沦陷时期,17岁那年,邓先生“冒险回过一次家”。他回忆道,由一位表兄领路,于黄昏时分,偷偷回到河南,越墙跳进祖宅,家园已是面目全非。十几进院子,空无一人,门窗尽失,房间里旧时的大柜尚在,上面的铜饰件不翼而飞,“所有都毁于日寇侵略战争了”。 从此,他与家乡失去联系,直至辞世。原因之一,系连续数代单传。“父亲一辈,婚嫁均已不是本县人”,村中同姓本家都出了“五服”,已无近支族人,姑舅姻亲近的也没有了。从中可见,除去太原两年外,邓先生在老家生活七年,多为幼年、童年时期。以故乡来素材,邓先生曾写过多篇文章,每每张冠李戴或有错处,显然旭为“记忆”偏差。比如,邓先生笔下北街戏台上的大匾为“霓裳羽衣”, 却是“康衢遗韵”;说村外河滩上长有“大谷草”,然则大谷草只在地里才有,系病变的谷子;老家一带更无“葛仙米”。 诸如此类。邓先生爱称老家灵丘县东河南镇为“山镇”, 据康熙本《灵丘县志》载,“灵丘汉县也,因有赵武灵王之墓得名……”;所谓东河南,即阴崖湾东、唐河(古漉河)南,老戏《走山》一剧中“三十里阴崖湾,四十里响唐河” 即此。此“山镇”,为当地户众人繁一最大村镇,邓氏乃鹤立该镇、乃至全县之“旺族”,自有大户做派。邓氏家族有《谱牒图考》、《邓氏坟谱碑叙》碑,邓先生显然均未得见,不然,何至至懵懂大半生。“亡疏摺”系亡故祖宗名讳录、填“亡疏”时的底本。晋北民俗,过年时供“亡疏”,为家庭祭祀祖先仪式。一张白麻纸,等距离粘贴宽二三厘米、长十多厘米红纸条,红纸条上各填写一祖宗名讳,下方再以大字书“慎终追远”或“追远文疏”四字,加盖封印,无封印后缀一“封”字,即为“亡疏”。 除夕将“亡疏”供奉家中显要位置,焚香跪拜,称“请亡疏”。 此后每日三餐“上供”,至“破五”(正月初五)为止。然后将“亡疏”带于村外,面朝自家坟地方向跪拜焚烧,称“送亡疏”, 仪式结束。“亡疏摺”上所列祖宗少则三代,多则五代。且无生卒年月及生平事迹,仅几个名字而已,信息量有限。邓先生家的“亡疏摺”纵然不丢失,于了解家事,亦无大补。
    “山镇”邓氏《谱牒图考》,即“家谱”,现存本一修三续,由由庠生邓开先修于康熙年间(?),优贡生邓克中续于乾隆戊子(1768年),拔贡邓永清续于乾隆甲辰(1784)年、邓嘉槐续于光绪乙未(1895)年。邓克中,字立夫,号朴斋。在“重订家谱小引”中说,“余邓氏谱系由唐而来,传世甚远,不幸而失于元,又不幸而失于明,世次宗派.遂至湮没无徵。吾父深自悼痛,于康熙年间,谨将近代先人名字支派,分门类序,编帙撰文,绘成一谱。”说明邓氏唐代已有家谱。邓永清,字镜川,曾任长子县教谕,续谱时列有“邓氏家谱条例十则”,
    在第七则中说,“闻吾家先年旧谱,系白绫裱册,自可耐久,今暂用白纸,后遇重修时,仍当以白绫裱册,照式更易为妥。”如“闻”属实,可见邓氏家谱亦颇为讲究。邓嘉槐,字荫轩.续谱时其“邓氏家谱叙”, 关于家族渊源及家谱流布情形,有先人未尽处:“余邓氏,乃南阳吾离曼君之后,系于殷封于邓,后遂以为氏焉。汉晋以来,簪缨不替,但世远系繁,难以备载。若后唐邓公讳万户千户百户者,世居灵邑,子孙繁衍,而余家乃其裔焉……俱我旧谱,传自晚唐,失于元末。及我六世祖,原任正定府教授讳国镇者,嘉靖十年间,手定谱系,世次详明,惜帙少,藏之者懂三五家,当明末兵燹之后,遂并此三五家之所藏者,而亦散失矣。”邓国镇,字殿邦,明拔贡,原任岚县教谕,升正定府教授,所修家谱散轶无存。家谱作用在于寻根、留本,清缘、备查,增知、育人等,其起源,可追溯至先秦时代。周代官府设史官,掌谱牒,定世系,辨昭穆。依据谱牒文献修史《世本》、《史记》启其端,历代史官扬其波。两汉、南北朝时期,谱牒盛行。唐太宗时有《氏族志》,全书“合二百九十三姓,千六百五十一家,分为九等”。武则天易为《姓氏录》,“以仕唐官至五品者皆升士流”。 均为将当朝高官收入谱牒。私家谱牒至唐代渐多。唐时具代表性私家谱牒,如王方庆《王氏家牒》十五卷、《家谱》二十卷,刘知己《刘氏家史》十五卷及《谱考》。宋代破官方修谱禁例,民间修谱勃兴,编撰体例开创者系欧阳修、苏洵,称“欧体”“苏体”。 前者齿录前制世系图,以支脉排五代,支脉并列,继而排下一五代,以此类推,适合庞杂巨族;后者从一世起,将同辈人排列,然后二世三世类推,适合小户人家。明、清因之。文献中有《宋宁宗修谱圣谕》、《明太祖乡谱诏》、《清顺治乡谱诏》、《清康熙圣谕十六条》等。邓氏家族现存《谱牒图考》,接近“欧体”。 民间家谱,囿于文化、花费,成见因素,简略有余,详尽不足,十之八九限于人名,且载男不载女。邓氏《谱牒图考》不然,谱首绘有“谱系总图”,世次详明,昭穆了然。诚如邓嘉槐“重修家谱小叙”中所言,凡“祖宗生卒、配适、年月、讳号、行实、品概,照然在耳目间矣”,甚至连同“葬所”,亦细注名下,实属难得。其修谱意义,邓克中“重订家谱小引” 有言,“隐惩既往之失,显垂将来之法,所以光前烈(列),裕后续者”, 及“敷布流传,垂之不朽”。该谱“始祖无考”,自明代(?)祥、福二公始,至光绪乙未(1895)年鸣岐、鸣岗二公止,共历14代。检索该谱,邓先生一门,从一世祖至11世祖,依次为邓祥(字履斋,行一,明处士、娶张氏,子鸾、凤)、邓鸾(字梧栖,行一,明廪生,娶段氏,子国镇)、邓国镇(字殿邦,明拔贡,原任岚县教谕、升正定府教授,娶杨氏,继娶孙氏,子宿)、邓宿(字郎应、明痒生,娶郭氏,子休徵)、邓休徵(字尔祥,一字考轩,号谦所,明贡生,娶王、郑氏,子琯、珍、碹,享寿七十四岁)、邓琯(字检亭,明廪生,行一,娶孙氏无出,继娶陈氏无出,继娶刘氏,生子有声)、邓有声(字子骏,号默庵,庠生,原配岳氏无出,继室张氏,生子三人)、邓开先(字道原,庠生,行一,原配卢氏无出,继娶李氏,生子六女三)、邓克昭(字晋德,号丽明,别号梦觉子,行三,乾隆五年入泮,乾隆八年考第一补廪生,子赞清、永清)、邓永清(字镜川,行二,拔贡,原任长子县教谕,娶妻周、牛氏,生子三女三,子景峤、景泰、景元)、邓景元(字捷三,行三,监生,妻杨氏,子绍宗,生女四),其高祖为邓绍宗(字续,号宏德,监生州同,妻赵氏,诰封恭人,生子一女三)、曾祖邓飞熊(字梦兆,号弼臣,都司,原配刘氏无出,继室李氏生子一)、祖父邓邦彦(字选青,号南峰,光绪戊子中式第七十二名举人,内阁中书),父邓师禹(字汉英)未入谱,邓先生系第16代。东河南邓氏后裔现有第20代孙。该谱系抄本,后无续本,已空缺110余年。
《邓氏坟谱碑叙》碑,清同治丙寅(1866)年4月中旬,“后裔孙监生邓绍宗暨子守御所千总飞熊率孙四世子敬立”,刊立人即邓先生的高祖邓绍宗、曾祖邓飞熊、祖父(四世子)邓邦彦。碑沉积石质,圆首无座,高167厘米、宽64厘米、厚14厘米,右碑文,左坟谱,现存东河南村东部邓氏墓地。山西省三晋文化研究会编辑《三晋石刻大全》,从2009年起,灵丘县连续两年访、拓清代前碑200余通,“坟谱碑”仅邓氏一通。因碑文较短,资料难得,故照录之,以供方家及“有心人”览识——“余邓氏世居东河南村,自有明以来,族谱所详,迄今十有八世矣。惟历代坟垣尚未记录启后者,能无微憾乎!间尝闻祖父之传言,考鄹(邱)园之故址,老坟坐村北古城湾,至七世户众族繁,茔穴无隙,高祖讳开先公择水涧沟口,另立坟垣。生曾祖六人,长克恭,次克劭,三即我之曾祖也;四克中,五克亮,六克光。当日昆仲分居,长门次户俱迁居于南山斗方石村,因里道之迢遥,难以归葬,遂卜兆域于冉庄村大乾壑葬埋。惟五门六门并未改葬,仍葬于高祖穴前。而我三门与四门亦另卜兆于桃家庵地。窃思历代坟垣,所关甚巨,为子孙扫祭之方,属后世追远之地;使后人知某祖葬于某地,复知某坟葬乎某祖,春露秋霜,克自尽焉。余也生当季世,克承大业,孝思虽缺,而启后情深;尝望老坟而增慨,对新坟而寄思,中夜踌躇,寸怀莫释。以一父之子而坟墓鼎分,以两祖之灵神依兹土,代远年湮,传闻不易失实乎?爰就吾曾祖克昭、四曾祖克中墓侧,觅工刻石,用抒管见,并此坟绘谱图于石,俾后之人知一坟而穴立两祖六派,两祖而实出一源;则由此坟而上溯高祖之坟,复由高祖之坟而上溯老坟,原原本本,了如指掌,此余之所深望也夫。”碑叙中“十有八世”一说,与家谱记载有出入,依此说,邓先生系第22代。询问邓氏族人,皆语焉不详。
    邓嘉槐《重订家谱小叙》中说,“吾家祖上流传,虽无巨富之鸿资,实有书香之真味,功名富贵不乏其人,然皆留心上进,为日不足兹。”邓先生祖上刊立坟谱碑,值家族“兴旺”时期。邓家堂名“邓振业堂”,清代同治、光绪近五十年中,其曾祖父邓飞熊在县城西关经营“万福泉”钱庄,在繁峙大营镇经营“万福永”铁铺,在东河南镇上街口经营“宏福当”当铺,另有“万福成”烧缸、“晋福店”栈房。商号皆为联营,东到宣化、北京,南到保定府,西同大同府、归化城(今呼和浩特)、太原、西安,地盘可谓不小。太平天国战争持续十三四年,山西、直隶一带太平无事,徽州商人、浙江商人受挫,市场均被晋商占有,生意可想而知。邓先生在《故乡我家旧事》中说,“同、光之际,正是吾家经商最发达的时候。旧时商业资本,积累多了,就投资土地,故乡山镇北面,唐河两岸、古之河两岸,土地平坦肥沃,全是水浇地,就大量购买,最多时,据传近四十顷,还有北山两处山庄,这样土地就成为商业的后盾,在商业经营上,信誉就更好了。当时太平天国战役之后,国家经济困难,就让各地富户捐官,曾祖父邓飞熊就捐了‘都司’职衔(清制都司初正三品,康熙后改正四品,在参将、游击之下,守备之上。山西全省十七人,实缺有防地驻守。捐职衔只是可用四品服饰、仪仗、住处可称‘都阃府’)。光绪初编《灵丘县补志》时,正余家鼎盛时期。《补志》劝捐第一名就是武都尉邑人邓飞熊。”如此,灵丘缘何仅发现一通“坟谱碑”,也就容易理解了。
灵丘现存碑刻中,有四通碑与邓先生沾边。清乾隆丁酉年(17777月刊立的《重修邓峰寺碑疏》碑,由“六十二旬斗山居士邓克劭” 撰文,碑中部偏左下方有阳刻篆书“邓克劭” 印并阴刻篆书“如许”印(邓克劭,字如许,号淡斋,又号斗山),现存邓峰寺;嘉庆壬申(1812)年刊立的《重修邓峰寺碑记》碑,经理人之一,系“拔贡邓永清”,现存邓峰寺;民国11年(1922)刊立的《清武显将军刘公先茔记》碑,“邓师禹撰文”,同时为经理人之一,现存邓峰寺。倘能看到先辈、尤其是父亲撰写的碑文及字迹,不知到邓先生会如何感慨。
发表于 2016-4-17 22:13:48 | 显示全部楼层
占位编辑
发表于 2016-4-30 23:05:33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 支持下
发表于 2016-5-5 19:25:31 | 显示全部楼层
元芳你怎么看?
发表于 2016-5-11 18:51:51 | 显示全部楼层
看起来不错
发表于 2016-5-13 16:34:23 | 显示全部楼层
路过的帮顶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网友提供发表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有任何疑问请联系:admin@dstpw.com
站长:邓 倩  手机: 18073908040(微信同号)  站长QQ:75458587   宗亲联谊群:28695659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5 邓氏通谱网( 湘ICP备15019320号 )---本站建议使用360、google或火狐浏览器。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