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889|回复: 0
收起左侧

[隋唐五代] 戴复古的“重婚”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21 13:03: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戴复古(11671252?)何许人也?浙江台州迄今为止最有成就的文学家、陆游的高足是也。
从何而知 戴先生“重婚”呢?
且看下面一首词:
祝英台近

惜多才,怜薄命,无计可留汝。揉碎花笺,忍写断肠句。道旁杨柳依依,千丝万缕,抵不住、一分愁绪。
如何诉。便教缘尽今生,此身已轻许。捉月盟言,不是梦中语。后回君若重来,不相忘处,把杯酒、浇奴坟土。
抒写的是很典型的“痴心女子负心汉”的故事中的女方情绪。当代的“研究者”告诉我们“此词是戴复古妻诀别丈夫之际所作”(上海辞书2003年版《宋词鉴赏辞典》下册第1501页)。依据是什么呢?据说是元朝人陶宗仪《南村辍耕录》上的这段话:
戴石屏先生复古未遇时,流寓江右武宁,有富家翁爱其才,以女妻之。居二三年,忽欲作归计,妻问其故,告以曾娶。妻白之父,父怒,妻宛曲解释。尽以奁具赠夫,仍饯以词云(即上面这首词)。夫既别,遂赴水死。可谓贤烈也矣!
陶氏为这首《祝英台近》词提供的“本事”,实在离奇。
首先,戴先生平生三度离开台州老家外游,总共历时四十多年。在江西长住时,戴先生已是第二次出游(大约从40岁到60岁),他已年届知命,在台州娶的妻子,早在他第一次出游(约30岁至40岁)回来后就不幸去世了,真的有九江武宁的这段婚姻,也不可能犯上“告以曾娶”的“重婚”之罪。武宁的那位“痴心女”总不至于因为不愿做填房做后母而寻短见吧!
其次,戴复古布衣终身,名满天下。陶先生说他“未遇时”有这段姻缘,难道戴还有“遇”之时?戴复古到江西暂住,因为那里有他的众多朋友。哪有“居二三年”中“曾娶”的事不曝光的?“痴心女”的父既然能“爱其才”,怎会光想着“以女妻之”而不去设法了解他的婚姻状况呢?
最后,一个能为未必“负心”的丈夫在愤怒的父亲面前“宛曲解释”并“尽以奁具赠夫”,写下如此情深意长的词句的“痴心女”,又何必“赴水死”呢?即便丈夫已有妻室,她“此身已轻许”,今生失的只是名份,并非“缘尽今生”啊!那个广为流传的邓敞与牛僧孺女儿的故事,就发生在他们前头。唐朝福建人邓敞家有妻室李氏,到长安后又娶了宰相牛僧孺的女儿。相府小姐随夫回家,得知真相,并没有“赴水死”,不像元朝汉族文人臆想中的“贤烈”,而是与李氏姐妹相称,阻止了更大悲剧的发生。与牛小姐相比,这位武宁姑娘的做法实在令人匪夷所思。倘若实际生活中不能有这样的事发生,那只能说明陶宗仪的记载是在“编故事”。
有些抒情深婉的诗词作品因为作者不可能把写作背景明确标明,这就给了创作力有限想像力无限的庸俗文人造谣编谎的机会。这样的文人历元明清到近、现代是越来越多,他们所谓的“诗话”、“词话”及“本事”是断不可轻信的。戴复古蒙“重婚”之诬,除了拜这首《祝英台近》词所赐外,自己的《木兰花慢》词也给了流言家以口实。而他老师陆游的“《钗头凤》奇闻”可看作是一个模板,流言家们就靠它来印制一个个的“故事”。
想起一句粗话,很有意思,可以送给陶宗仪这样一类的“文化人”。
好好的白菜,都让猪给啃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网友提供发表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有任何疑问请联系:admin@dstpw.com
站长:邓 倩  手机: 18073908040(微信同号)  站长QQ:75458587   宗亲联谊群:28695659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5 邓氏通谱网( 湘ICP备15019320号 )---本站建议使用360、google或火狐浏览器。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