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6849|回复: 0
收起左侧

邓显鹤墓表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3-13 21:35: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先生新化邓氏,讳显鹤,字子立,(晚岁学成,)远近称为湘皋先生。先生自甫掇科名,即已厌薄仕进,慏然有志于古之作者,与同里欧阳绍洛磵东以诗相厉。客游燕、齐、淮扬、岭南,所至悲愉抑塞,一寓于诗,觑幽刺怪,遏之使平,终岁颛颛,誓不履近人之藩,而又耻不逮古人。每有篇什,辄就磵东与相违覆,引绳落斧,剖晰毫厘,书问三反,或终不得当,交嘲互讼,神囚形瘁,已而窒极得通,则又互慰大欢,以为解此者,天下之至豪也。


先生以嘉庆(九年)甲子科举于乡,道光六年大挑二等,官宁乡县训导,凡十有三年,引疾归。其遗外时荣而有事著述,与磵东略同。然磵东持律矜严,体势(执)稍褊,先生则波澜(涛)益壮,跌宕(荡)昭彰。磵东墙宇自峻,与人少可。先生则阐扬先达(辈),奖宠(诩)后进,知之惟恐不尽,传播之惟恐不博且久。用是门庭日广,而纂述亦独多,诗歌所不能表者,益为古文辞以彰显之。

于湖南文献,搜(稽)讨尤勤,如饥渴之于饮食,如有大谴随其后,驱迫而为之者。以为洞庭以南,服岭以北,旁薄清绝,屈原、贾谊伤心之地也,通人志士仍世相望,而文字放佚,湮郁不宣,君子惧焉。于是搜访滨资郡县名流佳什,辑《资江耆旧集》六十四卷。东起漓源,西接黔中,北汇于江,全省之方舆略备,巨制零章,甄采略尽,为《沅湘耆旧集》二百卷。遍求周圣楷《楚宝》一书,匡谬拾遗,为《楚宝增辑考异》四十五卷。绘《乡材经纬图》以诏地事。详述永明播越之臣,以旌忠烈。为《宝庆府志》百五十七卷、《武冈州志》三十四卷。

衡阳王夫之,明季遗老,国史儒林传列于册首,而邦人罕能举其姓名(氏),乃旁求遗书,得五十余种,为校刊者百八十卷。浏阳欧阳文公玄(元)全集久佚,流俗本编次失伦,为覆审补辑若干(十六)卷。大儒周子权守邵州,录其微言,副以传谱之属,为《周子遗书》若干(十一)卷。所至厘定祀典,褒崇节烈,为《召伯祠从祀诸人录》一卷、《朱子五忠祠传略考证(正)》一卷、《五忠祠续传》一卷、《明季湖南殉节诸人传略》二卷。

呜呼,可谓勤矣!盖千秋者,人与人相续而成焉者也,惟众人甘与草木者伍,腐而腐耳。自稍有智识,即不能无冀(异)于不朽之名。智尤(又)大者,所冀尤远焉。人能弘(宏)道,无如命何,或碌碌而有声,或瑰材而蒙垢,或佳恶同时同位同,而显晦迥别,或覃思孤诣,而终古无人省录,彼各有幸有不幸,于来者何与?先生乃举湖南之仁人学子,薄技微长,一一掇拾而光大之,将非长逝者之所托命耶?何其厚也。


先生生于乾隆四十二年十二月十六日,卒于咸丰元年闰八月二十五日,春秋七十有五。曾祖元臣,祖胜逵,父长智。妻曹氏,仁厚淑慎,里党钦之。妾何氏。子二:琳,廪贡生,候选训导,前卒;琮,道光丁酉科拔贡生,癸卯科举人,父殁后一月,以毁终。女子子三人。孙四:光黼(县学生候选训导)、光缃、光绂、光组(国子生)。曾孙大程(四人)。自先生以名儒笃行昌其家,群从子姓,皆孝友力学,兄子瑶尤贤而能文章。


先生之书,其不系于《湖南文献》者,又有《南村草堂诗钞》二十四卷、《文钞》二十卷、《易述》八卷、《毛诗表》二卷、《校勘玉篇广韵札记》二卷、《自订年谱》二卷,瑶皆敬谨弆藏,其未刊者皆写定,可传于世。先生内行完粹,教泽在人,瑶所为行状甚详,此故不著,独著其治诗之精,与其有功于乡先哲者,揭于墓道,以式乡邦,而讯异世。


(邓显鹤,字子立,新化人。少与同里欧阳绍洛以诗相励,游客四方,所至倾动。嘉庆九年举人。厌薄仕进,一以篡著为事,系楚南文献者三十年,学者称之曰湘皋先生。内行修,事兄白首无间,抚其子勤於己子。尤笃於师友风义。尝以为洞庭以南,服岭以北,屈原、贾谊伤心之地也,历代通人志士相望,而文字湮郁不宣。乃从事搜讨,每得贞烈遗行於残简断册中,为之惊喜狂拜,汲汲彰显,若大谴随其后。凡所著有资江耆旧集、沅湘耆旧集、楚宝增辑考异、武冈志、宝庆志、硃子五忠祠传略及续传、明季湖南殉节传略。又易述、毛诗表、南村草堂诗文集,共数百卷。晚授宁乡训导。卒,年七十五。)

附:

1864年01月04日,曾国藩撰写《邓湘皋先生墓表》

1864年的今天,时任晚清两江总督的曾国藩在战争前线撰写《邓湘皋先生墓表》,该文成为他与左宗棠联手撰书的唯一作品。

被梁启超称为“湘学复兴导师”的邓显鹤,字湘皋,新化县曹家镇梓木冲人,著名文学家和文献学家。他在咸丰元年(1851)逝世时,长子邓琳早在京都国子监读书时先亡,次子邓琮亦于其后一月毁终,乃由侄邓瑶撰叔父《行状》并致函曾国藩,恳赐墓表。曾国藩在京复信说:“湘皋先生道德文章,私心淑慕者二十年矣。不得追陪杖履,上下言论,窃以为憾。……去岁闻哲人云萎,乡里之官京师者,盖莫不哽咽长叹。今足下以表墓之文见属,虽微尊属,固亦思为一文,以纪长者之行,以摅下走之夙慕……”
    曾国藩在京作复后即典试江西,本已奏准试毕后回籍省亲,不料途中接到母亲逝世讣闻。嗣后以小祥未满,未能执笔。直到同治二年(1863)农历十一月二十四日(1864年1月3日)才开始撰写,他在日记中写道:“夜作邓湘皋先生墓表,将小芸(邓瑶表字小芸——编者注)所作行状细阅一通”。二十五日日记云:“旋作墓表数㙉行……

邓显鹤墓表

邓显鹤墓表 又作墓表数行……夜又作墓表,二更四点睡,尚未毕业”。二十六日日记写道:“作邓湘皋墓表毕……”这一年中,曾国藩军政事务繁忙,作文仅此一篇,迟偿夙愿,缅念先贤,确为竭力尽心之作。此文后由邓湘皋之孙光黼携赴兰州,经时任陕甘总督的左宗棠篆额并书写,这在曾、左两人一生中是绝无仅有的联手撰书,由此亦可见邓湘皋在他俩心目中的地位。

源自:娄底文史丛书 第六辑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网友提供发表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有任何疑问请联系:admin@dstpw.com
站长:邓 倩  手机: 18073908040(微信同号)  站长QQ:75458587   宗亲联谊群:28695659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5 邓氏通谱网( 湘ICP备15019320号 )---本站建议使用360、google或火狐浏览器。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