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554|回复: 0
收起左侧

[地名考证] 邓公场的来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3-13 10:41: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成都市新津县的历史最悠久的场镇是哪个?古代最繁华的场镇是哪个?最日得壳子的场镇又是哪个?不是县城五津镇,而是邓双邓公场。

现在大件公路改道,邓公场被甩一边,已不如从前。但是,早在1700多年前,邓公场就叫“新津市”了。公元557年北周闵帝元新津建县,邓公场就是县城,并且同时还是省城。那时全中国不兴设省,只设相当于省的郡,新津属于犍为郡管辖,新津县和犍为郡的衙门都设在邓公场的,并且一设就是50年。由此可见,邓公场是最日得起壳子的。

为啥子只有我们邓公场才这么幸运呢?或者说,邓公场的来历究竟是咋个的呢?听我慢慢道来。

那时,新津属犍为郡武阳县管辖。武阳县建于秦朝。武阳县有好大呢?有人会说,新津县城前些年就叫武阳镇武阳县就是新津加彭山。恭喜你,答错了!武阳县的地盘大得吓人,包括今天的新津、彭山、眉山、井研,还有仁寿的一部分。武阳县的县城设在今天彭山县江口镇的平茯村。

江口镇就在彭山县仙女山的脚下,它是府河与岷江正流的交汇口,是成都平原通往眉嘉平原的必  经渡口。据《华阳国志》记载,东汉末年也就是1800多年前的建安年间,江口建有一道横跨岷江东西两岸的汉安桥,此桥是索桥长一里半,夏秋季涨大水,总要遭洪水冲毁,年年修理,百姓很是郁闷,面对宽阔的江面和河滩,人们感到束手无策。汉安桥一垮,成都到乐山的旱路就断了。因此,必须要另外选地方,开辟一个新渡口。

这个时候,官方出面了。这个官方,就是犍为郡太守南阳人李严。据《三国志·蜀书》记载,李严,字正方,以才干著称。李严是蜀汉早期的一个重要人物,曾经为刘备的蜀汉政权做过贡献,其中最重要的两件事都与新津有关:一件是开凿修觉山,这是新津得以建县的前提,可以说没有李严就没有新津县;另一件是创建通济堰,重新修筑了“六水门”水利枢纽工程。

远古的修觉山麓,一直插进岷江中,崖峭坡陡,交通隔绝。那时,成都平原到川西南眉嘉平原,只有坐船走水路。《华阳国志》记载:东汉“建安二十一年(公元216年),太守南阳李严乃凿天社山,循江通车道”。天社山是新津县城南面所有山包包的统称,具体开凿的这段山体正是修觉山。修觉山具体指哪里?爬山中学和我六角亭所在的那个山头,就叫修觉山。修觉山当然不是李严一个人开凿的,他代表的是五年之后称帝的刘皇叔,是官府,由他解决经费问题,并承头组织施工,这就够了。李严决定开凿天社山,用一句时髦话说叫着“执政为民”,他的这一壮举注定要载入史册,让后人世世代代永远铭记他。

朝廷要开凿修觉山,草民百姓很是高兴。为啥子呢?他们因此就有工可打,有饭碗了。但是,也是有少数富人很不高兴,甚至恨之入骨。为啥子呢?大家都晓得,东汉年间流行厚葬,人死了都兴埋进岩墓。啥子叫岩墓?就是人工在山岩上开凿的墓室,本地人叫它蛮子洞。有的岩墓户型相当豪华,相当于别墅,还是跃层式的,新津县城对门子的山上东汉岩墓不计其数。修觉山临近岷江的这面山麓风水绝佳,岩墓当然不会少。

句话说,要打通修觉山,就必须要伤到某些人的祖坟。其中遭遇得最惨的,就是当地的一个前朝富豪,名叫公孙涂。他家的祖坟就是跃层式的岩墓别墅,首当其冲。要开凿修觉山,他家的祖坟必须搬迁。况且掌握生死大权的李严已经下令。勒令他限期搬迁。如果他胆敢当钉子户。漫天要价的话,就只能等到脑袋搬家了。他的仇恨无处发泄,就把目光瞄准了开山的民工。

话说邓公场方向有个大汉儿,名叫邓元勇,年龄30出头,长得虎背熊腰,是个出了名的开山匠。她的老婆邓氏是南河上游永兴车灌坝附近的人,由于修觉山的阻隔,他想走个老丈屋很不方便。朝   廷要打通修觉山,他是跳起脚脚儿的欢迎,他第一个跑去报名。哪晓得官府的告示发布了好几天,

报名打工的人却不多。原因是民间暗中流行一首童谣:“修觉山,不可侵犯,谨防天谴,四脚朝天。”

哪个敢上修觉山,哪个就要四脚朝天,你想报名的人咋会积极嘛?

邓大汉儿邓元勇心头明白,这明显是某些人对抗朝廷的富人造的谣言。他偏不信邪,鼓动了上百个男女民工,劝他们不要听信谣言,跟他上山。官府见他很有号召力,就委任他当了民工的百夫长。这年秋天的一天早上,邓大汉儿带着他的手下爬上了修觉山。他选择了一个缓坡,作为工作面。众人先披荆斩棘,刨开表层泥土,再用二火锤和钢钎分解岩石,干得十分卖力。饷午时分,炊二哥送饭上山来了。下饭菜是白肉萝卜连锅子,蘸蘸水是米汤调的红海椒面,大家连汤带水吃得很香。哪晓得一丢下饭碗,众人都喊肚皮痛,有几个特别抢嘴胀得多的人,痛得在地上直是打滚,有个瘦弱的老头儿当场就脚杆一伸撬登儿了。邓大汉儿他们三个人吃饭迟一步,连锅子遭抢光了,连气气都没有闻到过。当众人都喊肚皮痛时,他们三个人却没有丁点反应。邓大汉儿心想:日怪!众人都喊肚皮痛,为啥我们三个人偏偏不痛?因为我们没有吃倒连锅子嘛,这就说明连锅子有问题。难道被人下了闹药?这个想法刚一冒出,他自己就惊得差点叫出声来。

这时,只见一个獐头鼠目的人喊道:“冒犯神山,遭天谴啰!”所有抱着肚子喊肚皮痛的人被提醒,一齐跪倒地上,面对苍天边哭边乱叫:“冒犯神山,遭天谴啰!天老爷饶命哦!......”哭声喊声闹成了一片。邓大汉儿飞步上前,一把将獐头鼠目的家伙从地上提起打量,只见此人面色红润,而其他喊肚子痛的人全都面如死灰。邓大汉儿心头一亮:此人有问题!他转身对另外两个肚皮不痛的手下叫道:“把他给我捆起来,吊起打!”两名手下闻风而动,三两下将那家伙吊在一棵青树的树桠上。邓大汉儿怒目圆睁。厉声喝道:“你这个狗腿子,胆敢在连锅汤里下闹药!”那家伙大呼冤枉。邓大汉儿操起一根拗棒,吼道:“你赶快从实交代,不然的话,老子一棒砸烂你的狗头!”说罢,将拗棒猛地一挥。那家伙吓得直叫:“别打!我交代!”原来,这家伙真是公孙涂的家丁,混进开山的民工队伍当上了炊二哥,趁人不防时,往香喷喷的连锅子里下了闹药。

真相大白,邓大汉儿将下毒犯押解报官。在山下押阵的郡守李严,立即派人去抓捕公孙涂,哪晓得那老杂毛早就逃跑了。官府抓住这件事大肆宣传。老百姓一旦明白了事情的真相,积极性空前高涨,成千的群众踊跃报名,上山开路。

开山的目标,是必须在凌水的山脚打通一条可通行马车的官道,这段陡峭的山体少说有好几百米长,比当年李冰凿离堆虎头岩时的工程量大多了。这时候,铁器的使用虽说早已普及,但黑色火药直到800年之后才发明。爆山是不可能了,那就只好用人力。由邓大汉儿带头,石匠们全都脱下粗糙的布衣,亮出鼓爆的胸肌,抡起沉重的二火锤,吼出声嘶力竭的呐喊“嗨——呀”,将一根根钢钎砸进坚硬的岩石,慢慢将山体分解开来,山坡上成天呐喊不断热闹非凡。冬天来了,天寒地冻。石匠们不顾手指开裂出血,仍然干得欢,但是,工程的进展却极其缓慢。

还是邓大汉儿的脑袋空花,他向李严建议用“火攻”之法。按照他的布置,有的民工负责在岩石上堆放柴草,点起火把岩石烧红;有的民工负责从江边担来冰浸的江水;有的民工负责对滚烫的岩石使劲泼水,弄的遍山大气汤汤。岩石热帐冷缩,产生爆裂,工效因此大大提高。终于有一天,修觉山打通了。面临江水的悬岩,就像刀劈斧削一般。更奇妙的是,有一截悬岩很像是一尊坐倒的大佛,人称大佛岩。

修觉山沿江的官道打通后,大大方便了南来北往的商旅行役,五水汇流处岷江西岸的那一片河湾,是一个陆路水路的交汇点,很快成为沟通成都平原与眉嘉平原的新渡口,取代了远在江口的汉安桥旧渡口,这个新渡口名叫六水门。这个新渡口很快成为物资集散的水陆码头,名气愈来愈大,商人们纷纷赶来,开始在这儿建堆栈,修仓库。人们逐渐从四面八方迁来,在这里落脚谋生,或者干脆在这里修房造屋定居。房屋愈造愈多,渐渐形成街巷、商铺。集市一天比一天繁荣,终于成了远近闻名的新津市。新津市的规模和影响已经变得让朝廷无法忽视了。终于有一天,北周天王宇文觉发来圣旨,宣布:将夹在广都县(双流县)与临邛(今邛崃)之间的那一块原属武阳县的地方划出来,建一个新县,因六水门新津的集市很有名,这个新县就叫新津县吧。这一天离李严凿修觉山已经整整过去了341年。后来,朝廷又把侨置的犍为郡衙门也迁移到这里来。
六水门作为县和郡的衙门所在地,整整辉煌了50年。后来,新津县城搬到了岷江对面的旧县,人们就想给古六水门重新取个名字。后人非常怀念当年邓大汉儿邓元勇开修觉山时的英雄壮举,就干脆把六水门改名叫邓公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网友提供发表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有任何疑问请联系:admin@dstpw.com
站长:邓 倩  手机: 18073908040(微信同号)  站长QQ:75458587   宗亲联谊群:28695659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5 邓氏通谱网( 湘ICP备15019320号 )---本站建议使用360、google或火狐浏览器。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