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238|回复: 0
收起左侧

[魏晋南北] 襄汾历史名贤邓伯道与戏剧《桑园寄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0-28 16:31: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名贤邓伯道
    1、邓攸(?—326年),字伯道,平阳襄陵(今临汾市襄汾县邓庄)人。他的祖父邓殷,为人亮直强正。钟会征伐蜀国,欣赏他的才干,将他从渑池令召为自己的主簿。贾充讨伐吴国,请邓殷为长史。以后,他为皇太子讲授《诗经》,出任淮南太守。他梦见在水边行走,见到一个女子,又有猛兽从后边把他的盘囊咬断。占梦的人认为水边有女子,是汝字,咬断盘囊,是用新的兽头来代替旧的兽头,因此,不是担任汝阴太守,就是汝南太守。他果然调任汝阴太守。以后又担任太子中庶子。
    2、人物生平
    永嘉五年(311年),永嘉之乱爆发,邓攸遭歼晋军围于河东,歼晋军将军石勒听闻邓攸在营,驰往召见,欲杀之,邓攸到营门,门吏为邓攸之旧部,邓攸向他要纸笔作辞诀别。门吏持邓攸辞前往候诣勒,态度很是诚恳和悦,呈上邓攸的致辞,石勒看重其之文采,加上石勒帐下长史张宾看重邓攸之名声、节操,像石勒求情,故未杀之。
    永昌年间,代替周顗为护军将军。太宁二年(324年),王敦谋反,明帝密谋起兵,升迁邓攸为会稽太守。当初,王敦伐都之后,里外兵马人数每月向敦报告一次。邓攸已离开官府在家,不再了解护军的事情,有人恶意陷害邓攸,说邓攸告诉了王敦兵马的数目,明帝听后不信,转任邓攸为太常侍。太宁三年(325年)八月,升迁为尚书右仆射。咸和元年(326年)四月卒,赠光禄大夫,加金章紫绶,祠以少年。
    3、相关事件
    钟会讨伐蜀地,认为他是奇才,把他从黾池令升任为郡主簿。贾充伐吴时,聘请邓殷为长史。后来教授皇太子《诗经》,为淮南太守。一日梦见自己行走在水边,看见一女子,猛兽自后咬断了他的盘囊。占卜的人说水边有女,是汝字,断盘囊的意思是,新兽头代替旧兽头的意思,不作汝阴太守,应当做汝南太守。果然升迁汝阴太守。后升任中庶子。邓攸七岁丧父,不久丧母,又丧祖母,居丧九年,以孝著称。清和平简,贞正寡欲。从小失去父亲,和弟弟一起生活。当初,祖父殷有赐官,皇上敕命邓攸继承。后来太守劝邓攸离开王宫,想举荐他为孝廉,邓攸说:“先人所赐,不可改也。”曾去拜诣镇军贾混,贾混把一件案子拿给邓攸看,让他决断。邓攸却不看案卷,说道:“孔子说听到狱讼人人都有同感,一定会尽量化解!”贾混觉得很惊奇,就把女儿嫁给了他。举灼然二品,为吴王文学,历任太子洗马、东海王越参军。越钦佩他的为人,转任他为世子文学、吏部郎。越弟腾为东中郎将,聘请邓攸为长史。出任河东太守。
    永嘉末年,被石勒包围。然而石勒一向忌恨诸官长二千石,听说邓攸在营,驰往召见,准备杀邓攸。邓攸到营门,门吏是邓攸为郎时的旧部下,认识邓攸,邓攸向他要纸笔作辞诀别。门吏持邓攸辞前往候诣勒,态度很是诚恳和悦,呈上邓攸的致辞。勒很看重他的文辞,于是没有杀他。勒的长史张宾曾和攸连舍而居,很看重邓攸的名声节操,于是在勒面前讲了邓攸的好话。勒征召邓攸为自己的幕僚,与他交谈,很喜欢他,任用为参军,供给他车马。勒每次出行,都带着邓攸在营中。勒禁止夜间点火,违犯的人死。邓攸与胡人邻车,胡人夜失火烧毁了车子。有关官吏审问时,胡人就诬陷邓攸。邓攸想没有办法可以与他们争辩,于是回答是因为弟媳妇散发温酒而着火。勒赦免了他。事后胡人很感动,于是自我束缚前去见勒以说明邓攸,因而暗中送给邓攸马驴,诸多胡人没有不叹息而敬重他的。石勒过泗水,邓攸于是斫坏车子,用牛马驮着妻儿逃亡。又遇上贼人,掠走了他们的牛马,只好徒步行走,担着他的儿子及他的弟弟的儿子绥。他觉得不能保全两个孩子,于是对妻子说:“我的弟弟早亡,只有这一个儿子,天理不可以绝后,只好自弃我儿了。如果有幸能够存活,我今后应当有子了。”妻哭泣着答应了,于是放弃了自己的孩子。他的儿子早晨遗弃傍晚就会赶上来。第二天,邓攸把儿子系于树上离开了。
到了新郑后,投奔了李矩。三年后,打算离去,但李矩不同意。荀组任命他为陈郡、汝南太守,愍帝征召他为尚书左丞、长水校尉,他都没有去就任。后来偷偷逃走了,在许昌投靠荀组,李矩很恨他,过了好久,才把家属送还邓攸。邓攸与刁协、周顗一向关系很好,于是到了江东。元帝任用邓攸为太子中庶子。当时吴郡缺太守,很多人都想做,元帝把这个位子给了邓攸。邓攸载着米粮前去就任,并不接受俸禄,只喝吴水而已。当时郡中大饥,邓攸表奏朝廷赈济,没有得到回音,于是私自开仓放粮。台派遣散骑常侍前往桓彝、虞斐慰劳饥民,了解邓攸从政的好坏,于是有人弹劾邓攸私出谷粮之罪。很快朝廷下诏原谅了他。邓攸在州郡刑政清明,百姓欢悦,为中兴时期的好太守。后托病去职。郡中送迎钱财数百万,邓攸离去,不受一钱。百姓数千人留牵邓攸的船,不得行进,邓攸于是小停,夜晚离去。吴地人歌颂他说:“紞如打五鼓,鸡鸣天欲曙 。邓侯挽不留 ,谢令推不去 。”百姓诣见台请求留下邓攸一年,没有得到应允。拜为侍中。一年后,转任吏部尚书。蔬食弊衣,节俭来赈济贫乏。为人天性谦和,喜欢与人结交,宾无贵贱,一律平等,而颇敬媚权贵。
    永昌年间,代替周顗为护军将军。太宁二年(324),王敦谋反,明帝密谋起兵,于是升迁邓攸为会稽太守。当初,王敦伐都之后,里外兵马人数每月向敦报告一次。邓攸已离开官府在家,不再了解护军的事情,有人恶意陷害邓攸,说邓攸告诉了王敦兵马的数目。明帝听说后根本不信,转任邓攸为太常侍。当时明帝去南郊,邓攸因病不能随行。明帝就前往邓攸处问疾,邓攸抱病揭力出拜。有司奏报邓攸不能够行至郊外而只能在道旁拜谢,明帝赦免了他。邓攸无论升迁或降职都不会喜行于色。次年(325)润八月,升迁为尚书右仆射。咸和元年(326年)四月卒,赠光禄大夫,加金章紫绶,祠以少年。
    《襄陵县志》中邓攸祀乡贤,列入名贤传第7位。
二、邓伯道的轶事典故
    1、邓攸七岁丧父,与弟一同,生活当初,祖父邓殷有赐官,皇上敕命邓攸继承。后来太守劝邓攸离开王宫,想举荐他为孝廉,邓攸称:“先人所赐,不可改也。”而未接受。
    2、邓攸曾去拜诣镇将军贾混,贾混把一件案子拿给邓攸看,让他决断。邓攸却不看案卷,说道:“孔子说听到狱讼人人都有同感,一定会尽量化解!”贾混觉得很惊奇,就把女儿嫁给了他。
    3、邓伯道墓
    邓伯道墓在襄汾县东北三十里邓庄。墓前立乾隆年间石碑一通,刻“邓伯道之墓”,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邓伯道,原名攸,晋武帝时人,累官尚书左仆射,廉明奉公,有政绩。现今邓庄百余户邓姓者,以及大邓、赤邓的邓姓者,皆称是邓伯道的后裔。
    4、呼儿沟、乳子沟、前河沟的由来
    邓伯道,名攸,字伯道,山西平阳襄陵县邓庄村人,西晋时官拜史部尚书、右仆射。由于他为官清廉,爱民如子,百姓都很爱戴他。邓伯道去世后,这一带的百姓们都无限悲痛的缅怀这位亲人似的邓尚书,有成千上万名百姓不约而同地来到邓伯道的灵前凭吊。有些人竟然情不自禁的抱着棺材大哭。他们怀念邓伯道,把这里的村庄也改变了名字。原来的吴儿沟只因邓妻在这里呼唤过儿子,改名为“呼儿沟”;原来的茹子沟,因邓妻在这里给儿子喂过奶改名为“乳子沟”;原来的前河沟,改名为别儿沟。人们为寄托哀思,在桥东桥西两村之间建了一座桥,命名为“遗爱桥”。
    5、三村争邓
    清雍正八年,崇山下发生了一场“三村争邓”的事件:赤邓村说邓伯道是他们村人,大邓村说邓伯道是他们村人,邓庄村自然说邓伯道是他们村的。“三村”都以当年的碑记和姓氏伪证,上报官府,要重建陵墓。后经官府调节,重将邓伯道安葬在三村之间,面临汾水,背靠崇山,山青水秀的地方。
三、戏剧《桑园寄子》
    戏剧《桑园寄子》,讲东晋时期,后赵石勒兴兵入侵,山西平阳府襄陵人邓攸携子邓元、弟妇金氏、侄儿邓方逃难。途中,金氏被乱军冲散。因邓攸年迈,无力带领两孩童赶路,又念亡弟托孤之情,毅然决定舍弃亲生之子。他将邓元绑在桑树上,写血书一封,遂背邓方而去。金氏被冲散后,行至桑园,恰遇邓元,将其救下。后一家人在潼关重逢。
    戏剧《桑园寄子》故事主要来源于《东晋演义》,对史实进行了很大的修改,这样做有一定的道理。历史上的邓攸虽然在《晋书》中被列入《良吏传》,但他的很多做法却与儒家伦理相悖。投降石勒,不能算是忠君;舍弃亲生之子,也不能叫仁爱。《晋书》的作者曾这样评价:“攸弃子存侄,以义断恩,若力所不能,自可割情忍痛,何至预加徽纆,绝其奔走者乎!斯岂慈父仁人之所用心也?”正是基于上述原因,戏中才增加了邓攸祭奠兄弟、桑园写血书以期他人救其子的情节,删去了没于石勒之事,并将乏嗣无后改为大团圆的结局。
    戏曲是喻褒贬、辨善恶的。《桑园寄子》使人们看到了邓攸舍子救侄的高尚品德,并终于一家团圆,它不仅使邓攸的形象完美化,更符合了广大观众的共同愿望。
后附:
《桑园寄子》全剧剧本
【第一场】
(邓伯道上。)
邓伯道 (引子) 兄弟丧了命,倒叫我,好不伤心。
    (念)  人生在世几度秋,好似杨花水上浮。有朝一日狂风起,大限来时一笔勾。
    (二家院自两边分上。)
邓伯道(白)  老汉邓伯道。兄弟伯俭,中年丧命,撇下邓方孩儿,无人教训。今当周年之期,备定祭礼,带领两个孩儿,去到坟前一祭,以表手足之情。
             来,
二家院  (同白)    有。
邓伯道  (白)     有请二位少爷。
二家院  (同白)    有请二位少爷。
(邓元、邓方同上。)
邓元   (白)     来了。
     (念)     学中习孔孟,
邓方   (念)     何日得成名。
邓元、
邓方   (同白)    参见(爹爹)(伯父)。
邓伯道  (白)     罢了。
邓元、
邓方   (同白)    唤儿出来,有何训教?
邓伯道  (白)     今当你爹爹,周年之期,备定祭礼,带领你弟兄二人,去到坟前一祭。
邓元、
邓方   (同白)    遵命。
邓伯道  (白)     来,
二家院  (同白)    有。
邓伯道  (白)     吩咐祭礼抬上。
二家院  (同白)    祭礼拾上。
(四青袍抬祭礼自两边分上。)
邓伯道  (白)     嗳,兄弟吓!
     (二簧慢板)  叹兄弟遭不幸中年丧命,
             撇下了年幼儿好不伤情。
             眼望着孤坟台心痛难忍,
             见坎台不见弟刀刺我心。
二家院  (同白)    来此坟台。
邓伯道  (白)     祭礼摆下。
(二家院摆祭礼同下,四青袍同下。)
邓伯道  (叫头)    兄弟吓,伯俭!
     (白)     今当你周年之期,备定祭礼,带领两个孩儿,前来祭奠与你,以表你我手足之情。
     (三叫头)   兄弟!伯俭!兄弟吓!
     (二簧导板)  见坟台不由人珠泪滚滚,
     (三叫头)   兄弟,伯俭,兄弟吓!
     (回龙)    到叫我年迈兄好不伤情!
     (二簧原板)  你在世弟兄们一家欢庆,
             共商量做计较家业同兴。
             好端端得疾病一旦丧命,一旦丧命,兄弟吓!
             似黄土埋却了无价的宝珍。
邓元   (白)     叔父!
     (二簧原板)  见爹爹只哭得昏迷不醒,
             叫一声我叔父细听分明:
             你死在九泉下好不安静,
             撇下了我兄弟依靠何人?
邓方   (三叫头)   爹爹,我父,爹爹吓!
     (二簧导板)  在坟前不由我珠泪难忍,
     (三叫头)   爹爹,我父,爹爹吓!
     (二簧原板)  见坟台不见儿疼儿爹尊。
             你死在九泉下好不安静,
             撇下了我母子依靠何人?
邓元   (白)     咳,爹爹,我要我的叔父。
邓伯道  (白)     哦,儿要儿的叔父么?
邓元   (白)     正是。
邓伯道  (白)     那里面就是儿的叔父,你去叫吓!
邓元   (白)     叔父吓,叔父,侄儿在此叫你!你是怎的不言,怎的不语?
邓方   (白)     嗳,伯父,我要我的爹爹。
邓伯道  (白)     哦,儿要儿的爹爹么?
邓方   (白)     正是。
邓伯道  (白)     那里面就是儿的爹爹,你去叫他出来吓!
邓方   (白)     爹爹吓,爹爹,孩儿在此叫你!你是怎的不言,怎的不语?
邓伯道  (白)     兄弟吓,伯俭,这两个孩儿,在此叫你,你是怎的不言,怎的不语?莫非你聋了,你哑了,你你你睡死了?
     (二簧摇板)  这一个要叔父心痛难忍,
             那一个要爹爹刀刺我心。
             望贤弟在阴曹慢慢相等,
             等候了你的兄一路同行。
(四青袍、二家院同上。)
二家院  (同白)    启禀员外:大事不好了!
邓伯道  (白)     何事惊慌?
二家院  (同白)    今有黑水国造反,逢州夺州,遇县抢县,看看杀到我庄来了!
邓伯道  (白)     哎呀,这才是福不双降,祸不单行!
             儿吓,犹恐你母亲在家悬望,我们快快回去吧!
(众人同下。)
【第二场】
(金氏上。)

金氏   (二簧摇板)  遭不幸我官人一旦丧命,
             撇下奴每日里独守孤灯。
(四青袍、二家院、邓元、邓方、邓伯道同上。)
金氏   (白)     大伯伯回来了。
邓伯道  (白)     弟妇,大事不好了!
金氏   (白)     何事惊慌?
邓伯道  (白)     今有黑水国造反,逢州夺州,遇县抢县,看看杀到我庄来了!
金氏   (白)     不好了!
     (二簧摇板)  听说是黑水国兴兵犯境,
             眼见得一家人四下离分。
     (白)     大伯伯,何不收拾收拾,逃往潼关我兄弟那里,安身才是。
邓伯道  (白)     好,后面收拾收拾。
(金氏、邓元、邓方同下。)
邓伯道  (叫头)    众家丁!
二家院  (同白)    有。
邓伯道  (白)     今有黑水国造反,看看杀到我庄。我带领二东人,前去逃命。将这万贯家财,付与你等掌管。倘若贼兵不到此地,我回来将这家财,与你等平分一半;倘若贼兵到此,你们各自逃命去罢。
二家院  (同白)    哦呵,员外,将这万贯家财,交与我等执掌,料然无事。
邓伯道  (白)     好,真乃忠义之士。改扮起来。
(邓伯道换衣衾。金氏、邓元、邓方同上。)
邓伯道  (白)     众家丁,你等请上,受我全家一拜!
     (二簧摇板)  一家人跪草堂珠泪滚滚,
             尊一声众家丁细听分明:
             都只为黑水国兴兵犯境,
             我带着二东人前去逃生。
             但愿得他贼兵不到此境,
             我回来将家财与尔等平分。
             急忙忙说不尽衷肠话论,
     (三叫头)   家丁!义仆!哎吓!
众家丁  (同白)    员外吓!
(邓伯道、金氏、邓元、邓方同下。)
二家院  (同白)    嗳,列位,员外东人他们俱已去了,倘若贼兵到此,你我如何是好?
众家丁  (同白)    你我吃的饱饱的,关上了门,尽等窍辫子。
(众人同下。)
【第三场】
(四龙套引番王同上。)

番王   (白)     某,石勒。某家一路而来,斩关夺寨。前面已是文水县。
             巴都鲁!
(众人同允。)
番王   (白)     杀!
(众人同下。)
【第四场】
邓元、

邓方   (内同白)   走吓!
(邓伯道、金氏、邓元、邓方同上。)
邓伯道  (二簧摇板)  走青山望白云,
邓方   (二簧摇板)  家乡何在?
金氏   (二簧摇板)  一家人逃性命哪顾家财。
邓伯道  (二簧快三眼) 山又高水又深无计何奈,
金氏   (二簧慢板)  道有草石有苔寸步难挨。
邓伯道  (二簧原板)  带姣儿手攀藤忙登出界,
(邓伯道、金氏、邓元、邓方同上山。)
金氏   (二簧原板)  走得我两腿痛珠泪满腮。
邓伯道  (二簧原板)  眼望见白茫茫何方地界?
金氏   (二簧原板)  何日里到潼关才放心怀。
邓伯道  (二簧摇板)  眼望见旌旗飘把人唬坏,
(众百姓同上,逃离,番兵同追上,过场,众人同下。)
邓伯道  (白)     哎呀,
     (二簧摇板)  又只见众百姓逃离前来。
             叫姣儿随定我切莫痴呆,
(番兵自两边抄下。风旗引金氏同下,邓伯道、邓元、邓方同下。)
【第五场】
(邓伯道挽邓元、邓方同上。)

邓伯道  (白)     唬杀我也,唬杀我也!儿吓,你婶娘哪里去了?
邓元   (白)     不知去向。
邓伯道  (白)     儿吓,你母亲哪里去了?
邓方   (白)     被贼兵抢了去了!
邓伯道  (白)     你待怎样?
邓方   (白)     抢了去了!
邓伯道  (白)     哎吓,
     (二簧导板)  听说是贼兵抢三魂不在,
     (白)     哎吓!
邓元、
邓方   (同白)    醒来!
邓伯道  (二簧摇板)  眼见得一家人四下分开。
     (白)     儿吓,谅那贼兵走之不远,我们快快赶上前去!
邓方   (白)     我哥哥不走了。
邓伯道  (白)     儿吓,你为何不走?
邓元   (白)     孩儿两足疼痛,难以行走。
邓伯道  (白)     哦,你两足疼痛,难以行走?
邓元   (白)     正是。
邓伯道  (白)     你来看,那旁有一高坡,你先站了上去,待为父背儿一程。
邓元   (白)     爹爹老了。
邓伯道  (白)     为父的么,虽然年迈,到是康健,你且站了上去。
邓元   (白)     爹爹小心了。
邓伯道  (白)     你也小心了。
(邓方哭。)
邓伯道  (白)     儿吓,不要啼哭,背完了你哥哥,再来背你。
邓方   (白)     你去背他,我不要。
邓元   (白)     爹爹来吓!
邓伯道  (白)     来了。
(邓伯道背邓元。)
邓伯道  (二簧摇板)  前世里欠下了冤孽魔债,
             老的老小的小无计安排。
邓方   (白)     天哪天哪,想我哥哥行走不动,就有伯父背他。想我少娘无父的孩儿,无人背我,何不躺地下来。
邓元   (白)     我兄弟不走了。
邓伯道  (白)     我儿醒来。
邓方   (二簧导板)  想爹爹不由我魂飞天外,
     (三叫头)   爹爹!母亲!哎呀,我那疼儿的爹娘吓!
     (二簧摇板)  哭一声疼儿的珠泪满腮。
             父早丧母又离双亲不在,
             撇下了儿年幼好不伤怀。
邓伯道  (白)     哦,
     (二簧摇板)  他哭的父和母双双不在,
             到叫我年迈人好不伤怀。
     (白)     儿吓,不要啼哭,你也站了上去,待为伯的背你一程。
邓方   (白)     伯父小心了。
邓伯道  (白)     你也小心了。
(邓元哭。)
邓伯道  (白)     儿吓,不要啼哭,被完你兄弟再来背你。
邓元   (白)     你去背他,我不要吓。
邓伯道  (二簧摇板)  他虽然年纪小聪明可爱,
             可叹他喘吁吁两腿难抬。
(邓元哭。)
邓方   (白)     我哥哥又不走了。
邓伯道  (白)     儿吓,起来,起来,起来。
             嗳,且住,看这两个小冤家,一路之上,挨挨擦擦,倘若贼兵到来,将我侄儿杀死,叫我怎样对得起我那去世的兄弟。这这这……哦呵有了!看那旁有一桑树,将我儿绑在树上,带着侄儿逃走,与我儿留下血书一道,倘若被仁人君子救去,我父子还有相逢之日;倘若贼兵到来,将我儿杀死,我也对得住我那去世的兄弟。我就是这个主意,哽,我就是这个主意。
             儿吓,起来!
(邓元、邓方同起。)
邓伯道  (白)     儿吓,你二人可肚中饥饿?
邓元、
邓方   (同白)    正是,腹中饥饿。
邓伯道  (白)     你来看,那个上去,采些桑棘下来,也好充饥。
邓元、
邓方   (同白)    我去,我去。
邓伯道  (白)     你年小。
邓元   (白)     待孩儿上去。
邓伯道  (白)     是吓,原要你上去。
(邓元上树。)
邓伯道  (白)     小心了!
(邓伯道拿带。)
邓伯道  (白)     儿吓,将脸朝外。
(邓伯道捆邓元。)
邓元   (白)     爹爹为何将孩儿绑起来了?
邓伯道  (白)     非是为父将你捆在树上,因你兄弟年幼,行走不动。倘若贼兵赶来,将你兄弟杀死,岂不有负你叔父所托之言?况他少娘无父,因此将你舍了,绑在树上。待为父写下血书一封,贼兵不打此地经过,儿得活命。有那仁人君子将你救去,我父子还有相会之日;倘若被贼兵杀死,儿吓,咱父子今生要相逢,是万万不能了!
邓元   (白)     哎呀!
邓伯道  (二簧导板)  此时间哪顾得父子恩爱,
邓伯道  (三叫头)   邓元!
邓元   (三叫头)   爹爹!
邓伯道  (三叫头)   我儿!
邓元   (三叫头)   我父!
邓伯道  (三叫头)   儿吓!
邓元   (三叫头)   爹爹吓……
邓伯道  (二簧摇板)  好一似刀割肉箭穿胸怀。
             在腰中扯下了衣衾一块,
             咬指尖心内痛珠泪满腮。
             家住在太原省文水县界,
             我的名邓伯道逃难前来。
             舍亲生留侄儿传留后代,
             也免得人道我老而无才。
             将时辰和八字血书上代,
             仁君子若救去胜似如来。
             血书上写不尽阴德山海,
             罢罢罢,叫侄儿急忙走开。
     (白)     儿吓,起来走。
邓方   (白)     我要我的哥哥了!
邓伯道  (白)     哎呀,这小冤家要他哥哥,这便如何是好?
             儿吓,你母亲来了!
邓方   (白)     在哪里?
邓伯道  (白)     在那里!
邓方   (白)     爹爹,孩儿走的动了。
             母亲。
邓伯道  (白)     在那里。
邓方   (白)     母亲。
邓伯道  (白)     在那里。
邓元   (白)     爹爹。
邓伯道  (白)     儿吓!
邓方   (白)     哥哥!罢!
(邓伯道、邓方同下。风旗引金氏同上。)
金氏   (二簧导板)  遇贼兵吓得我灵魂不在,
     (三叫头)   大伯!邓元!邓方,我的儿吓!
     (二簧摇板)  霎时间被狂风吹到此来。
             思邓元想邓方姣儿何在?
     (白)     呵,
     (二簧摇板)  桑树上绑幼子令人疑猜。
     (白)     且住,你看那桑树之上,绑着一个小孩,好似邓元侄儿模样,待我解他下来。嗳呀,果然是侄儿邓元,不知为了何事,绑在这树上。
             邓元,我儿,醒来醒来。
邓元   (二簧导板)  桑树上绑得我神魂飘荡,
     (二簧摇板)  我的父心太狠要把儿伤。
             又不知父和弟何方去了,
     (白)     爹爹,兄弟吓,
     (二簧摇板)  醒来时见婶母珠泪满膛。
金氏   (白)     儿吓,你爹爹兄弟,往哪里去了?
邓元   (白)     婶母吓,我爹爹见我兄弟年幼,行走不动,恐贼兵追来,将我绑在树上,咬碎指尖,写下血书一封,放在儿的身旁,将我兄弟背去逃走了。
金氏   (白)     血书在哪里?
邓元   (白)     现在这里,婶母请看。
金氏   (白)     哎呀!
     (二簧摇板)  见血书果然真悲伤,
             衣衾上写的是血气红光。
             字行行大伯的笔迹在上,
             舍亲生救侄儿万古流芳。
     (白)     吓,儿吓,为婶母,将你收在身旁,以为己子,逃往你母舅那里安身,不知你意下如何?
邓元   (白)     母亲请上,受儿一拜。
金氏   (白)     说过不用拜了。
邓元   (二簧摇板)  儿谨遵婶母命怎敢达坳,
             双膝里跪尘埃珠泪两行。
             从今后儿就是婶母亲养,
             久以后儿成名不忘我娘。
金氏   (白)     儿吓,
     (二簧摇板)  我的儿后话休要讲,
             快快地逃走免遭祸殃。
             金命土命走为上,
             再遇贼兵命必亡。
             奔到潼关把心放,
             见了你母舅再作商量。
     (白)     邓元。
邓元   (白)     母亲。
金氏   (白)     我儿快走。
邓元   (白)     快走快走。
(金氏、邓元同下。)
(完)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网友提供发表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有任何疑问请联系:admin@dstpw.com
站长:邓 倩  手机: 18073908040(微信同号)  站长QQ:75458587   宗亲联谊群:28695659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5 邓氏通谱网( 湘ICP备15019320号 )---本站建议使用360、google或火狐浏览器。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