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4067|回复: 0
收起左侧

[人物故事] “药王”功德千古传——昌乐县邓阁埠探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2-18 21:35: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昌乐县北展一带,有一片由九个山头组成的山峦,远远望去,宛如盛开的莲花,故名九顶莲花山。九顶莲花山,不但美丽,而且神秘,自古以来就令附近的黎民百姓热爱、向往,甚至顶礼膜拜。其中原因,就在于这片山峦里有个山头叫“邓阁埠”,传说由唐太宗李世民钦赐。埠上葬有一个“药王”,叫邓青云,是个御医,传说也是李世民钦赐。这邓青云不仅随同唐军东征立了赫赫战功,更为莲花山的百姓祛除了病痛,带来了健康。
  据说唐朝“贞观”18年(公元644年)的冬季,唐太宗李世民对朝鲜半岛的高句丽国,一直耿耿于怀。这日,他面带怒色地问长孙皇后,你说这个高句丽,疆土不过千里,人口不过百万,怎么就敢与我大唐为敌呢?长孙皇后想了想说道,其实自隋朝以来,高句丽就一贯对我辽东半岛虎视眈眈,不仅仅是眼下。你还记得高丽王将隋兵尸体垒成了长城吗?李世民当然记得,就在611年,隋炀帝亲率大军征讨高句丽,结果大败而归,几十万生命葬送在了辽河以东。后来,为了吓唬唐朝的兵士,高句丽就将数万中国士兵的遗骨,筑成了一道异常恐怖的长达数里的景观。想到这里,李世民咬牙切齿地说道,这个高句丽,又在辽东联络百济国围攻新罗国,下步就要打到我大唐的地盘上来了,我看倒不如先下手为强,过了年后就立马征讨高句丽。长孙皇后说道,树欲静而风不止,灭掉高句丽天经地义。不过,打仗必须做好准备,那杨广死了那么多人,据我所知,有许多士兵是病死的,水土不服。有许多战马是得了瘟疫,才成百成千死了的。没有精兵强将万万不可东征,同样,没有一大批好的御医、兽医也是万万不可远距离打仗的。李世民听后点了点头。他很佩服长孙皇后的智慧。在他带兵打仗的历史上,每当决策一些重大战役时,他往往都要听听皇后的看法。不过,李世民不只注意女人吹来的“枕边风”,更重视大臣、谋士以及高级将领的意见。据说,在魏征做丞相的14年间,他共听取了魏征谏事200余件、谏言10万多句。但是,魏征已经病逝了,他李世民只有召集其他文武官员谋事了。
  大臣们都同意李世民征讨高句丽越早越好的主张。同时也柬议,辽东半岛地理环境复杂、气候条件恶劣,须做好充分的准备才能兴兵。李世民听了,感到很有道理,又自己揣摩了半天。
  关于御医之事,李世民特别重视,在集体商谈之后,他又私下与左卫下将军李勣、皇后长孙嘀咕了一阵。李世民说,这次东征,我们绝对不能犯隋人的错误了,必须挑选一些精通医术的人去,譬如像孙思邈这样的。长孙皇后附和道,那个孙思邈,是个什么病也能治的神仙,如果他去了,肯定能帮上大忙,可这个人往往不听朝廷的旨令。李世民这时想起了自己长的一场大病。那是在三年前,他患了虚痨,怎么也治不好。后来,还活着的丞相魏征亲自找到孙思邈,邀他来宫中治病。但孙思邈以“天下患病者众,我为何先去宫中”为由,说什么也不肯来。不过,孙思邈开了一个30味药的药方给了魏征,魏征就拿着这个药方,取了十几副中草药给了长孙皇后。后来,李世民的病就好了。想到这里,李世民说道,即使他不肯来,可让他的徒弟来些,越多越好。李勣点头说道,这事情就交给我吧。
  领受了使命,李勣便带了几个随从,直奔孙思邈的老家而去。孙思邈家住陕西省耀县孙家塬,离京城不远,李勣一行不到一天就到了。在一处桃花源式的农家茅舍里,李勣见到了孙思邈的十多个弟子,唯独没有看到孙思邈。一个身材矮小加之腿瘸的中年人告诉李勣,他的师父为百姓治病去终南山了,半个多月才回来。不过,他走前留下了一封书信,说朝廷有官员前来,可将此信给他们一阅。说着,瘸腿人就把一封书信递给了李勣。李勣一看,只见上面写道:“各位钦差大人:近日,终南山发生瘟疫,我到那里治病去了。汝等来,可让我的爱徒邓青云接纳。他的医术不在我之下。”李勣瞅着面前这个其貌不扬的瘸子,疑惑地问道,你就是邓青云?瘸腿人自信地回答,是的,鄙人姓邓名阁字青云。李勣皱着眉头说道,我此番来,非为唐皇和宫中之人治病,乃是搬弄你等数人随军东征,此事非你一人能够定夺,应当赶紧去终南山找你师傅,让他速速回来,并多带弟子、好药,至晚十天后到达京城。如果抗旨,定严惩不怠。邓青云听了解释道,我看事情难办。李勣问道,难办什么?邓青云答道,那终南山,方圆几百里,找孙药王如同大海捞针,没有半个来月恐难捞到。李勣无奈地摆摆手,说道,那就捞吧,我给你20天的时间!说完,就扫兴地走了。
  其实,孙思邈根本没去终南山,就在附近的村里为病人治病。他医术高超,心地善良,不论什么人找到他,他都接纳叩诊,但就是不愿意为朝廷官员治病。个中原因,作为大弟子的邓青云,心里自然十分清楚。十几年前,孙思邈的父母双亲,在一帮唐兵下乡掠夺财物时,被无辜杀了。从那之后,凡是朝廷命官和将士前来求医,他都躲而避之。
  李勣走后,邓青云很快将孙思邈找了回来,禀告了要事。一派道者模样的孙思邈听了,手捋三点胡须,不停地在房内踱步。他在左右为难。如果去了朝廷,便是大大的不孝,对不起生养自己的爹娘。如果不从,极可能落个不忠之罪,朝廷很可能缉拿于他。他问邓青云,你说我是为李氏做那些鞍前马后的事呢,还是不做?邓青云听了,没有言语。孙思邈见他的大弟子心存顾虑,就说道,说吧爱徒,即使说错了也无妨。邓青云便认真说道,李世民是当朝的一国之主,他发出的号令谁能抗拒得了?如果违抗,那是小腿在跟大腿较劲。再说,高句丽乃我大唐国民的祸患,如果不灭掉他们,势必酿成大患。李世民的部下,的确有些残渣余孽,曾掳掠和杀害了多名无辜百姓,但那不是他安排人去干的,他仍然是个值得称道的好皇帝。孙思邈听到这里,阴着脸说道,我怎么没看到他好在哪里?邓青云解释道,师傅,恕我直言了。那李世民对敌人凶狠,可对他的百姓还是体贴爱护的,即使对囚犯也宽大为怀,难道你没有听说李世民放死囚徒回家过年之事吗?孙思邈沉思起来,贞观6年(公元632年)冬,那时他正在京城长安,听说太宗李世民审查全国死囚犯时,曾发过慈悲,让全部在押的290名死囚,全部放假回家过年,待来年秋收时再回来复刑,结果这些人皆准时归来,无一人逃匿。他还听说,贞观4年(公元630年)时,全国判死刑的囚犯,仅仅31人,社稷一片安宁,百姓安居乐业。但此刻,孙思邈尽管知道李世民怀仁爱民,还是难以咽下唐兵杀了他爹娘的恶气,仍然阴沉着脸。邓青云看师傅的面色不好,就改口说道,师傅,我说的不一定对。其实,你不去,朝廷也不缺你一个人,当今天下有的是医术能者。孙思邈不再捋他的三点胡须,而是背着手,又来回踱了一阵步子,然后就一字一句如同斩钉截铁般地说道,我去——不好,没人去——更不好。我看,还是——你——去吧!这是——上策。又盯着邓青云的眼睛,慢慢说道,论医术,你已经不在我之下,这是我的真话!邓青云大吃一惊,赶紧跪下推辞。孙思邈将邓青云扶起,无奈地说道,谁让你是我的大弟子哩!你不去谁去?还是去吧!说完,就走出了屋。不一会儿,孙思邈又走了回来,嘱咐道,如果那个李世民问我为何不去朝廷报道,你就对他说,我病了,而且病得奄奄一息,马上就要去见阎王爷了!说完,就忍不住笑了。邓青云也跟着笑了。
  只七八天,邓青云就做好了去京城的一切准备。走时,孙思邈的心情已经变得晴朗。他握着邓青云的手再三叮咛,一路多多保重,特别要保护好自己的那条瘸腿。要尽心尽力为将士看病,多给他孙思邈脸上争光。最后,孙思邈又扔给了邓青云这样几句意味深长的话:弟子,俗话说,伴君如伴虎,那宫中万万不可久留,到该离开时就想办法离开吧,自己去创一番事业。这话,邓青云牢牢记在了心中。
  半月后,瘸腿郎中邓青云代替孙思邈来到了长安。李勣领着他朝见了太宗李世民。守着文武百官,李世民看到邓青云长得既矮又瘦,还是一个瘸子,就鄙视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邓青云大大方方地回答,我叫邓青云。李世民没有听清,说道,再给朕说一遍。邓青云笑了笑说道,我叫邓青云,邓是“深宅邓公来”的邓,青是“青天好白日”的青,云是“云来能遮日”的云。李世民听了,琢磨一会儿,又问道,你的师傅怎么不来呀?邓青云回答,他病了,而且病得不轻,恐怕过不了这个冬天。李世民怒道,孙思邈一贯狂妄,朝廷需要他时,竟敢装病,快快将他捉来!这时,李勣走近太宗劝道,听说孙思邈周游天下去了,没地方抓他呀。李世民摆摆手说道,好了,不与这个孙狂人计较了,还是看他这个徒弟有些什么高深的本事吧!邓青云,我问你,你都读了一些什么书?邓青云答道,四书五经我读得不很多,可也记得一些。说完,就背诵了几十篇重要文章的题目。又说道,做郎中的,首先要读医书,我的确认真读了一些,《黄帝内经》大约读了十几遍,《伤寒论》读了十五六遍,《本草经》读了十七八遍,《时后备急方》读了十八九遍,《素问》读了二十来遍,《甲乙》读了二十三四遍。至于我师傅的《千金要方》嘛,我爱不释手,有空就翻,大约读了一百多遍吧。还有他的《千金翼方》,也有五六十遍。李世民沉吟道,你好大的口气呀!李勣插话道,邓青云,你说话可要真实一些,绝对不能撒谎!邓青云赶紧跪下叩头,说道,鄙人从不说谎,我说的每句话,都是真的。李世民让邓青云站起来,又问道,我华夏自三皇五帝以来,出了许多百病能治的神医,你最佩服的有谁?邓青云答道,我佩服的名医并不多,也就是十来人,有扁鹊、仲景、仓公、华佗、王叔和、元河南、范东阳、张苗、靳邵,以及我的师傅,他们对人体的五脏六腑、十二经脉、表里空穴、三部九候,都做了仔细的探讨······李世民摆摆手,打断邓青云的话题说道,不要纸上谈兵了!我问你,你可会给骡马看病?邓青云答,我主要给人看病,至于骡马嘛,也略通一二。李世民问道,那你说说,给骡马都会看些什么病?邓青云顺口说道,那骡马,得病也近似人类,如果是战马,无非得些冷热病、关节炎、肠大阻、胃阴虚、漏蹄病、癫痫病、虚喘症、痨伤咳嗽等等。这些病,鄙人都跟我师父学了,会治。
  李世民脸上绽出一丝笑容,又进一步试探:你那里说了虚喘症,又说了痨伤咳嗽,这两种病有什么不同呢?给朕说叨说叨。邓青云回答:一般说来,虚喘症就是肺气肿,痨伤咳嗽是气管炎,两者随然都咳都喘,徒然相似,可有着很大的不同。若马的咳嗽较重,而喘气轻微者,为痨伤咳嗽。若马的喘气急迫、短促,兼有轻微的咳嗽,为虚喘。虚喘中,又以呼吸喘促表前者为小喘,呼吸喘促表深而高度困难者为大喘。李世民继续问道,在东征中,如果朕的青葱马突然患了虚喘症,你说怎么治呢?邓青云想了想说道,可给你的战马服用一些草药汤,将元参、生地、麦冬、贝母、花粉、银花、黄芩各一大把,加上菊花、甘草、石斛、薄荷各一把半,用猛火熬煎半个时辰,等汤凉了给马儿灌下,一天四次,只服一天,便可好转。李世民听了欣喜异常,又问道:人要治病,须三五天以上,对于骡马,你为何只说服用一天呢?邓青云答道,战场上千变万化,将士马匹每日都可能上阵,大王您,除了运筹帷幄,又身先士卒,所以我给你的坐骑治病,是以天为时间单位而用药的。李世民高兴地站了起来,当着满朝文武大臣的面,对邓青云说道,邓卿,你真说到我心里去了。看来,你的医术的确不在你师傅之下!来人呢,赶紧将邓卿接到我的寝室,午餐时,我要与他对饮三杯。在御宴上,李世民开怀畅饮,钦封邓青云为御医,担任唐朝征东大军的御医总管,负责近百名郎中的训练与管理,以及对将校兵员病症的诊断与治疗。
  此后不久,也就是公元贞观19年(公元645年)的2月,唐军对高句丽的征讨拉开序幕。唐太宗以高句丽“残虐其民”、“侵暴邻国”、“违我诏令”为由,诏命刑部尚书张亮为平壤道行军大总管,率领5万军队、乘500艘战船,经莱州、过黄海向平壤进军。由他自己亲自率领10万大军,从洛阳出发,从陆路经秦皇岛,直奔辽东半岛的抚顺而去。御医邓青云跟随李世民前往。邓青云知道自己担当的重任,对战时的医疗保障做了充分的准备。他唯恐自己的医术不够,将他师父孙思邈的《千金要方》、《千金翼方》两部医书带在身边,有空就查阅战时可能用得着的验方和秘方。又将一百多种中草药,装进能避风雨的牛皮、羊皮袋子,用十几辆带蓬布的战车拉着,并有专人看护。邓青云还考虑到,他不能跟随水路大军看病,就预测容易患的一些疾病,写了几十个验方,由一个老道的御医带在身上,以防不测。
  从水路攻打高句丽的大军,很快渡过渤海,攻克了卑沙(大连),接着乘胜向朝鲜半岛的平壤进击。从陆路进攻的李世民大军,也很快攻占盖牟(抚顺)、辽东(辽阳),接着就开始攻打安市城(鞍山)。这时,天不作美,竟在五月里下起了鹅毛大雪,气温下降到冰点以下,已经换了夏装的唐军,经不住严寒侵袭,成千上万地发烧、咳嗽起来。邓青云灵之一动,将所有患病的将士集中起来,安置在十多个村里,诸村发放大姜、黄芪、白术、陈皮、柴胡、党参、桔梗、甘草、当归等十几味中草药,借用百姓的锅灶,由随军的郎中熬煎,一人一大钵,趁热喝了,一天三次,只三天就都恢复了健康。此时,安市城外的驻军高延寿,听说唐军大都病倒,手无缚鸡之力,就喜出望外,率领6万人马前来打劫。李世民闻讯后,立即指挥10多万唐军,在驻华山一带埋伏起来,高延寿的兵马刚刚进入山谷,就被包围、分割、聚歼,仅投降者就达3万6千多人。
  这场暴风雪,也给张亮率领的水路大军带来了很大的麻烦,由于时冷时热,加之冰冻,约有一半的战马患了风湿病,全身佝偻,不吃也不喝水。这时,一个叫魏井的御医就将邓青云送给的一个叫作“火山战船”的验方打开,然后按照里面的嘱托操作。他将一匹战马固定在干木桩上,把加温至30度的食用醋浸湿马的腰背,再将一块同样是被醋浸湿的厚布搭在马的腰上,再往上浇白酒,然后点火燃烧。这时,魏井担心烧坏战马,又赶紧拿起一个小扫把蘸上醋,在火上荡来荡去,控制火势。一会儿,火头小了,就加些酒。一伙儿,火头大了,又赶紧加醋,整匹战马笼罩在一片温火中,虽然来回走动,但不狂躁。约半个时辰,魏井把火熄了。再看战马,出了一身热汗,浑身湿淋淋的。又过了一个时辰,那马就欢蹦乱跳,开始吃东西了。其他的骑手,也都仿照魏井的样子,给自己的战马“火烧战船”,一一治好了风湿病,保障了骑乘。
  唐军包围了高句丽的重要据点安市城,那城虽小但坚固无比,屡次攻打都没得手,人员伤亡不小。这时,又传来一个令人揪心的消息,唐军的200多匹战马,喝了黑河里的水,都口吐白沫,全身抽搐。李世民急了,红着眼眶,对邓青云吩咐道,爱卿,这些战马都是唐军的宝贝疙瘩,眼下全靠你了!邓青云毫不含糊,立即操刀解剖了一匹病马,认为是战马中毒造成急性肠胃炎所致,需立即服用一种叫野黄腰子的草药。可所带来的中草药中,唯独没有这种药。于是,邓青云问询了一个当地郎中,就召集来几百名士兵,指着不远处的一片山峦,说道:根据这个季节,那里肯定有野黄腰子,现在分头去找,速去速回。又说:这野黄腰子,又名野酒花、铃铛草,全株长达10米以上,茎、枝和叶柄都有刺,并长着倒钩齿。叶是圆形的,拇指大,上面有黄色小油点。开的花有两种,公的黄绿色,母的是白绿色。找到后,不论是公的母的,也不论是长的短的,都给我连叶带茎弄回来。说完,他就和这些士兵一起去了那山。半天后,他们拔了十多车野黄腰子来。接着,用大锅熬药、喂马,那马半天就好了起来。李世民看着邓青云风尘仆仆的脸,又瞅着他的那条瘸腿,动情地说道,邓卿,等战事结束了,我一定给你进爵!
  由于太宗李世民指挥有方,又兵精将广,加之及早治好了一些早就预料到的人畜疾患,在大半年的时光里,他们先后在辽东半岛上,攻克玄菟、横山、盖牟、磨米、辽东、白岩、卑沙、麦公、银山、后黄等10多个城市,歼灭敌人数十万人,还迁徙了7万多百姓来到了关内,可以说东征取得了巨大胜利。但东征也美中不足,因为战线太长及天气原因,安市城没有攻克,高句丽没有灭掉,那个叫渊盖苏文的高句丽国王仍在跟大唐叫板。对此,李世民心情异常沉重。这时,天已经开始下雪,辽河一带的气温跌到了零度,心事重重的李世民,从长远计议,果断命令军队撤回关内。在回来的路上,李世民终于病倒了。邓青云亲自配方施药,一副一副地煎,一口一口地喂,一连陪伴了七天七夜,终于治愈了李世民的疾病。
  这年的冬初,为了与班师的水路征讨大军会合,李世民的大军来到了山东一带,驻扎在一块叫做九头莲花山的地方休整。一日,李世民看到此山秀丽,民风淳朴,又看到一个喜欢舞文弄墨的名叫萧瑀的史官站在一旁,就禁不住诗兴大发,随口吟道:疾风知劲草,板荡识诚臣。勇夫安识义,智者必怀仁。吟完,就问萧瑀:爱卿,你可曾知道朕刚才夸奖了哪位将士?萧瑀答道,可是许亮。李世民答,不是。萧瑀又猜,可是李勣。李世民答,不是。萧瑀又猜了长孙无忌、徐懋功、李道宗、高士廉、岑文本、张行成、高季辅等文武官员,李世民都一一否了。最后,李世民笑道,是瘸人邓青云也。又动情地说道,他,虽是一个还在跟班的弟子,可不亚于他的师傅。他,虽是一个坏了大半条腿的瘸子,可胜似吾等常人。朕要给他加功进爵!
  再说邓青云,自班师回朝的那一天开始,就对左右说,我身上不适,好似一天比一天重。到了九顶莲花山时,他竟从马上跌了下来。李世民闻之,来到他的身边。他告知李世民,说自己得了不治之症,难以回到长安,倒不如留在九顶莲花山养病算了。李世民沉重地说道,邓卿,唐军不能没有你,朕也离不开你,说什么朕也要把你带回长安。邓青云听了,样子显得特别激动,一句感谢的话没说出来,就昏厥了过去。李世民看他奄奄一息,就哀痛不已,当着许多将士的面,封邓青云为“药王”,以纪念他征东的功勋。李世民还让部下在一座小山包上,找了一方平地作为安葬邓青云的墓地,并封这个山包为“邓阁埠”。封完不多时儿,李世民的大军就离开了莲花山。
  一天过去了,还没下葬的邓青云正躺在一户百姓家里。这户百姓如同唐太宗一样,也姓李,叫李赤乐,是一个善良、厚道之人。原来,唐军走前留下了一些银两,让李赤乐代理安葬。当李赤乐带领家人和邻居上山建造墓穴回来时,竟发现刚封了“药王”的邓青云不但没有死,竟然还坐在床上瞅着窗外的远山。李赤乐惊得目瞪口呆。李赤乐接着说,等邓青云的病完全好了后,再送他到长安去。接着,将一小口袋银子,拿到了邓青云的床上。邓青云指着窗外远处的一条黄里泛绿的山岭,乐呵呵地说道,我哪里也不去了,就在这青山绿水间,颐养天年吧。李赤乐悄悄问道,您是不是装病?邓青云微微笑道,这一切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将和我的师傅一样,能在这大自然中,无忧无虑地为黎家百姓看病了。接着,他就问起《千金要方》、《千金翼方》两书还在否?
  就这样,邓青云在九顶莲花山的李赤乐家住下来了。当地的新任知县听说,立即赶到莲花山,要接邓青云去县衙居住,还极其殷勤地要将他死而复生的消息,火速报告朝廷。对此,邓青云微微一笑,反问道,据我所知,你掌管的这百八十个村庄,老弱病残之人不下万儿八千,他们难道不需要像我这样的“药王”吗?知县似乎听明白了这话的弦外之音,就连连说道,巴不得!巴不得!接着,他又向邓青云竖起了一个大拇指,表示钦佩。邓青云又说道,我暂时在李赤乐家里行医,将来安顿个新地方时,还少不了你的帮忙。知县点点头说道,那当然!那当然!
  九顶莲花山的黎民百姓,听说来了一个“药王”,就纷纷来到李赤乐家里探询。有些患者,随之让邓青云看病。邓青云刚刚住下来的当天,就有十多人前来求医。第二天,求医者成群结队,络绎不绝。邓青云见之,一一接纳,一天里只吃了一顿饭。以后的十多天,也大都如此。那时已是冬天,邓青云看到一些老弱患者,暴露在阴冷天气里排队看病,就打算提前造屋。他将一些银两给李赤乐,让他买来砖瓦木料,盖了5间农舍,一间自己住,一间当库房,3间用于病人坐等和门诊。
  每当阴雨天,没人来看病了,邓青云就披上蓑衣,在一个少年童子的陪同下(有时是李赤乐陪同),瘸着一条腿,到附近的村里转转,为那些想来看病而来不了的做以诊断,或者看看那些老病号恢复了健康没有。这日,他来到一农夫家中,看到一青年壮汉躺在床上,便问怎么了?青年壮汉无奈地说,我的膝盖很疼,已经半月多了还不见好。邓青云问道,怎么就疼了?青年壮汉说,我从屋上掉下来了,可能腿骨断了。邓青云摸了摸疼痛处,就让那青年壮汉蜷起腿来,接着顺势一推,就听到嘎巴一声响,那壮汉就立马说,他的腿不疼了。邓青云说,这不是骨折,是脱臼。一日,邓青云又来到一个人家,看到一个鼓着大肚子的老叟正在撒尿,可怎么也撒不出来,急得嗷嗷直叫。邓青云知道,这老叟得了尿潴留病,吃药已经来不及了,如果用根管子插进尿道,尿就流出来了。这时,他看见邻居的一个小孩正掐着一把葱管吹着玩儿,就要了过来,选中了一根细细的尖尖的,在火上轻轻烧了烧,切去尖的一头,然后小心翼翼地插进病人的尿道里,再用力一吹,不一会儿尿就流了出来,病人的小肚子慢慢瘪了下去。老者激动地摇着邓青云的手说,你真是个活神仙呀!
  九顶莲花山虽然景色优美,可一些疑难病症却异常地猖獗、肆虐,危害着百姓们的健康,如消渴、霍乱、附骨疽、恶疾大风、雀目、瘿病等等。对此,邓青云想,治疗这些病症需要大量的和多品种的中草药,只靠自己瘸着一条腿上山采集是不够的,而且这山也没有那么多的中草药可采。于是,他想开辟一个植物园,自己种植中草药。他将这个想法跟知县说了,知县就派了几个郎中,分头去青州、莱州、登州等地,采来了各种各样的药物籽粒,或者苗木,又帮助邓青云分门别类地植于了莲花山上。据记载,邓青云种植的中草药,不下50余亩,分布在十几块洼地,达200余种。如果仔细数罗,但见,根茎类有人参、丹参、玄参、太子参、白术、白芷、白薇、白头翁、天冬、天麻、天葵子、天南星、黄芪、黄连、地黄、黄药子、当归、首乌、柴胡、板蓝根等40多种。种子果实类有五味子、车前子、决明子、巴豆、乌梅、石莲子、女贞子、苍耳子、花椒、豆蔻、皂角、青果、苦丁香、枳壳、枸杞、胖大海、砂仁、白果、白胡椒等50余种。花草类有:丁香、月季、木槿花、菊花、葛花、辛夷花、芫花、蒲黄、鸡冠花、地丁、石斛、益母草、细辛、薄荷、伸筋草、麻黄、泽兰、半边莲、灯芯草、一枝蒿、淫羊藿、车前草等60余种。为了将这些药用的花、草、藤、树管好,邓青云带着自己的几个徒弟,辛勤耕耘,白黑看护。收获时,一样一样地仔细采摘,晾晒或烧烤,切碎或研面,入匣或装袋,并贴上标签。
  有了现成的中草药,邓青云为百姓看病,视野就开阔多了,治起病来也更有效。据说,贞观23年,莲花山一带有十多个村庄闹痢疾,几乎家家都有病人。邓青云凭着经验,为了避免传染,就将这些病人集中到一个村里,统一开了包括辰砂、沉香、木香、丁香、当归、甘草、大黄、硼砂、巴豆霜在内的九味中草药,煎熬后,按照一定的剂量和时间服用,仅仅3天,病人便都痊愈。据说,贞观25年,莲花山东部的一些村里闹霍乱,病人纷纷到邓青云处看病,邓青云按照《千金药方》一书,一一开了一个包含藿香、白芷、桔梗、焦术、腹皮、川朴、紫苏、陈皮、茯苓、灸甘草、法半夏、姜汁炒等12味中草药的验方,让他们在自己的药铺拿药,不足的到外地寻买,大都治好了病。一时间,青州等地的霍乱患者,也闻讯前来就医。有关史书上说道,前往邓阁埠求医者,如同“风起云涌”,邓青云“药王”之名“日日盛焉”。据说,贞观29年,九顶莲花山所在之地的县令及一些衙役,患了消渴病症,要邓青云治病。邓青云念他们关心民间医疗事业,就特别地关照。他将这些病人一一悉心检测,分辨出上、中、下三类,对口渴多饮为主症的“上消”患者,给以黄芪、黄芩、玄参、山药、黄莲、生地黄、黄柏、苍术、栀子、茯苓、当归等中草药的治疗;对多食善饥为主症的“中消”患者,给以丹皮、莲肉、肉桂、泽泻、大生地、淮山药、菟丝子、山茱萸、北五味、白茯苓等中草药的治疗;对以多尿为主症的“下消”患者,给以熟地黄、山茱萸、天花粉、桑螵蛸、枸杞子、白术、黄芪、黄柏、山药等中草药的治疗,患者大都痊癒或者减轻了病症。后来,邓青云又反复斟酌,科学地开出了治疗“三消”交叉混合病症的药方,也收到了意想不到的医疗效果。他又把这一验方推广到广大民间,为更多的百姓减轻了病痛和心痛。
  斗转星移,时光荏苒。30年过去了,“药王”邓青云由一个中年人变成了一个老叟。在他的人生征程上,可以看到,他在他的农舍里接待了成千上万的病人,他的足迹遍布莲花山周围大大小小的四五十个村庄,经他治癒过的患者谁也数不清。九顶莲花山的道道山梁和沟壑,也时常晃动着他的矮小残疾的身影,他种植的药材植物园斑斓多彩、郁郁葱葱,月月都有收获。还看到,他多年来一直孤身一人,没有婚娶,没有子嗣,除了满屋的中草药外,几乎没有什么值钱的个人财产。
  一日,邓青云在他的药材植物园里病倒了,再也没有起来。当地百姓怀着悲痛的心情,按照李世民早年的钦赐,将他安葬在邓阁埠的一块空地上,并在墓地的不远处建造了一座“药王”庙,以纪念他的功德。后来,这里就兴起了庙会,每当农历的4月初8和10月初10,就有成千上万的农人、商客、官员、僧侣、道人,前来焚香烧纸、顶礼膜拜,缅怀邓青云为莲花山苍生百姓所做的善事,并求得自己未来的安宁和幸福。
  一千四百多年来,药王庙的香火总在缭绕,可药王庙不断地老化、倒塌,于是当地的官府和百姓就怀着一颗虔诚的心,不断地修缮或重建。据历史记载,建国前最后的一次大规模维修,当是光绪30年(公元1901年)了。解放后,药王庙曾于50年代受到严重损坏,由于种种原因没有重建。去年,当地民众极其重视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自发捐款,又重建了药王庙。新建的药王庙,仍然屹立在邓阁埠上。大殿北靠青龙河,南望卧龙岗,西邻仙人沟,东接莲花池,比原来的庙宇更有神韵,更令人向往。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网友提供发表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有任何疑问请联系:admin@dstpw.com
站长:邓 倩  手机: 18073908040(微信同号)  站长QQ:75458587   宗亲联谊群:28695659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5 邓氏通谱网( 湘ICP备15019320号 )---本站建议使用360、google或火狐浏览器。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